琼弦酌枫晚

《高楼谁与上》11

洛阳剧情第二弹_(:з」∠)_抱紧夜叉姐姐大腿

第十章 愁眉

第十一章 夜叉

洛阳酒馆。

“这就是傅老弟你时常给我提起的东方少侠啊。”

杨云一脸微笑地看着面前坐着喝白水的东方未明,眼神微沉。他虽是天山派大弟子,但常年游历在外,更是结识了傅剑寒这个与他风格完全不同但堪称知己的至交好友。

只是最近,他那好友不仅背后剑换了一柄,嘴里还时常念叨起一个人名。杨云问他,傅剑寒也是“嘿嘿”笑着,只说新认识的朋友叫“东方未明”,身份是逍遥谷新收的小弟子,别的一概不知道。

到底是不知道还是不说,那就只有傅剑寒自己晓得了。

杨云自是挺担心的,傅剑寒那是个什么个性,只要有酒喝谈得来,那便已经算半个朋友了,因此特别容易被有心人利用。再加上傅剑寒年纪比他小,杨云自然而然就有些像哥哥似的照顾他。

可真见到东方未明本人,杨云反而更看不透了。

蓝衣白衫的少年容姿俊秀优雅,举手投足间自带贵气,一番谈吐更是令人心生好感,脸上恰到好处的笑不自觉地让人戒备全消,仿佛他把你卖了你还会心甘情愿帮他数钱。

而最让杨云惊讶的,则是东方未明滴酒不沾,来到酒馆却只喝清水。傅剑寒的朋友居然不喝酒,更奇怪的是傅剑寒居然没有一点不满!这真是让杨云好好打量了自家好友几番。

毕竟,所谓的别人不和傅剑寒喝酒他就会很生气这种事,杨云还是有幸见过的。

察觉到杨云奇异的目光,东方未明拱手轻笑道:“杨兄可是奇怪,为何傅兄不磨着在下喝酒?”

傅剑寒闻言一窘,揉了揉鼻尖苦笑:“未明兄……说的傅某好像是什么会逼人喝酒的精怪似的。”

难道你不是吗?顶多不是精怪。杨云腹诽了一句,眼神颇为奇怪地扫了傅剑寒一眼。东方未明被傅剑寒这句话逗笑了,他轻咳了两声,正色道:“此次来洛阳是跟着两位师兄来为江大侠祝寿,小弟酒量浅薄,可说是沾酒即醉,怕一会饮酒耽误了事,还请杨兄莫怪。”说完就是一拜。

“东方兄弟严重了,杨某也不是什么不讲情理的人,不过是有些惊讶罢了。”说着他一瞅傅剑寒,便见红衣少年把酒碗稍微挪远了一点,生怕那一点酒味熏到东方未明。

明明他眼功很好,为什么会觉得眼睛这么痛呢,杨云心情有些沉重的想。

“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我听说各门派的寿礼都有被盗,却不知逍遥谷有没有遭劫呢。”

杨云对东方未明略一举杯笑道,东方未明象征性的举了举碗,回以一笑:“在下虽然没什么能耐,两个师兄的本事还是相信的。盗墓燕……却还不足为惧。”

东方未明拂了拂衣袖,对杨云拱手笑笑:“眼看也快戌时了,小弟要去江府与师兄会合了,杨兄就此别过,有缘再见。”说罢他起身,眼光有意无意扫了傅剑寒一眼。

“我说傅老弟啊……”目送东方未明离开,杨云长臂一伸勾住傅剑寒,“你还看,再看眼珠子要跟着人去咯。”

“你老实和我说,你和这东方少侠是什么关系?”

在杨云面前,傅剑寒也懒得掩饰他对东方未明的那点心思,大大方方认了:“朋友,只是我想追求他。”

杨云眼角微一抽搐,确认般地再问一遍:“当情人那种?”

“夫妻那种。”

说这话时,傅剑寒眼中澄亮,泛着盈盈笑意,如同春水吹皱漾起涟漪。

江府。

东方未明老远就看见站在门口交谈的谷荆二人,唇角微微一扬,加快脚步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

他刚一靠近,荆棘眼尖地瞅见他手上扎着的带子,眉头一皱开口道:“手上这是怎么了,被香灰烫了?真是没用。”

他这么一说,谷月轩也注意到了。对上自家大师兄不赞成的眼神,东方未明眨眨眼,俏皮地吐吐舌头上前一把拉住谷荆二人就往江府里走。

“好啦好啦快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递过了拜帖,逍遥谷三人在侍女的接引下向里走。大厅内灯火通明,宴席已经布好,间或有人入席坐下。东方未明看到了许多或熟悉或陌生的脸,不由得感慨万分。

开席前,各方来人互相介绍寒暄了一番,东方未明刻意使自己显得不起眼,可是逍遥谷关门弟子的身份注定会引来诸方关注。迎着各方各色晦暗不明的眼神,东方未明暗自一笑,脸上露着初入江湖的好奇与拘谨,小心地落座。

江天雄意味不明地扫了眼东方未明,笑着起身举杯道:“今日老夫寿宴,大家能来赏面实属老夫荣幸。今日,见了这么多我辈英年才俊,老夫实在是欣慰,在此敬各位一杯。”

他说着一饮而尽,手里杯盏还未放下,乍听屋外一声炸雷,女子柔媚的声音轻细可闻,回响在在场众人耳侧。

“呵呵~江老儿,如此盛宴不邀我天龙教共襄盛举,奴家好生失望啊~”

屋顶骤然破开一个大洞,檐砖瓦块杂着尘灰四下坠落,屋中众人不是青年俊秀就是武林耆老,皆都敏捷地躲开,分列房间两侧。

东方未明随着谷荆二人退开,抬头看着屋顶破开的洞,眼光一暗。

戌时,半月当空,廖星点点,一红衣丽人裙摆翩翩踏风而下。那女子姿容极美,花冠别发,丹唇点绛,眼角生媚,一颦一笑勾人心魄动人心魂。她落地的一刹那,红裙披帛轻摇慢摆,像极了朵开到极艳的大红牡丹。

纵然被夜叉夺去了全部的注意力,众人也没错过她身后出现的四个人影。那四人或高或矮、或瘦或状,形态各异,在场众人却是心里一凛。

东淫、西贱、南猖、北盗。

江湖四恶。

一时间,众人眼神交错,明灭不定。夜叉见状掩唇一哂,手臂轻扬转身飞出门去,轻笑道:“中原正道也不过是群上不了台面的鼠辈,江湖四恶,你们先陪他们玩玩吧。”

武当首徒方云华眉宇一轩,侧头接了卓人清一个眼神,踏前一步朗声道:“魔教众人也敢在此放肆,就由在下来会会你们!”说着一个纵步越出门去。

“哼。”

在自己的地头上被方云华抢先一步,西门峰一声轻哼同样跃上前去。他这一动,夏侯非与关伟也抢了上去,一时间刀光剑影你来往来,竟是不相上下。

但论阅历论经验,终究还是江湖四恶更为老辣,没一会儿方云华等人就屈于下风。谷月轩眉一拧,低声喝道:“不好,方兄他们又危险,快去帮忙。”

荆棘手里刀剑一提刚迈了一步,转头对着东方未明道:“你功夫不到家就别上了,省得碍手碍脚。”

东方未明一旁的任剑南听了眉一皱,终归不好说什么,只是荆棘的话恰合了东方未明的意,当下往任剑南身边一站观起战来,只是他十分的注意,有七分都放在了夜叉身上。

凭他上一世和夜叉打过的交道,东方未明清楚地知道以夜叉的灵动,就算江天雄、卓人清等人一起出手她也能全身而退地离开。

眼下?不过是示威撩猫儿玩罢了。

似是感觉到了东方未明的目光,夜叉朝他这处一看,露出一个轻柔的笑容。东方未明眼神一闪,不动声色地往任剑南身边挪了两步。

不管是江天雄还是夜叉,甚至是卓人清,哪方的注意力他都不想吸引。

一旦他东方曦之子的身份暴露,随之即来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恰逢此时,院中谷月轩拳劲一收,配合着荆棘转身扫下的刀芒剑气,直接把喝迫退几步。倏忽眼前红影一闪,荆棘的下巴已是被摸了一把,便听得夜叉细声笑道:“小帅哥长得不错啊~姐姐我也玩够了,江湖四恶,我们走!”

荆棘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掐了油,当场暴跳如雷提着刀剑就要上去:“你这女人,简直莫名其妙!”若不是谷月轩拽着,只怕荆棘当场就会跳上屋顶追着夜叉而去。

“哈哈哈哈哈!荆棘,你也有这天啊。”

素来和荆棘看不对眼的西门峰在一旁大笑,他这一笑,荆棘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当场不屑地笑道:“好歹她说好看的是我,可不是你啊西门峰。”

“你说什么!”

“哼,不服就来打!”

谷月轩和关伟一手一个拉着不让他二人打起来,屋内的卓人清但笑不语摇了摇头道:“还真是年轻人呢。”

江天雄欣慰地一抚胡须,笑道:“是啊,看到他们老夫也觉得年轻了不少呢。”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江天雄上前一步朗声道:“此次魔教来犯,不日必有异动。现在天色已晚,诸位就在老夫府中先住上一宿吧。”

听得是他说话,荆棘和西门峰方才作罢。待回去时首先看到的便是东方未明一脸笑眯眯饶有兴致地表情,这笑容看得荆棘毛骨悚然,故作凶狠道:“臭小子你看什么呢!”

东方未明一脸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眯眼笑道:“我在看二师兄啊,果然如刚才那女子所言,二师兄长得真是好看。”

他这哪壶不开提哪壶,荆棘当场炸了毛就要上去揍人,东方未明嘿嘿一笑往任剑南身后一躲,把无辜的铸剑山庄少主拉下了水。

他们这一通你追我赶鸡飞狗跳,江瑜不得不出面劝架,好不容易才摆平。

只是躲闪过程中,东方未明眼底掠过一丝疑惑。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荆棘和李愁眉的眉眼生的很像。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趣了。


第十二章 林酒

评论(15)
热度(46)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