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画船听雨眠》01

cp:傅邪明,傅是二周傅的傅,明是二周明帝的明。

前篇目录:→高楼谁与上

开启短暂的杭州剧情_(:з」∠)_

第一章 菱歌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白居易《忆江南》)

  四月,西湖,杭州。

  入春时节已久,冬寒渐去,来往人们纷纷换上轻缓的春衫,一时轻衣缓带,望去好不风流。这时季,菱角才开始长叶,西湖畔菱叶渐次莲叶交叠,远远看去一片春水凝碧,湖清叶翠,如画师笔尖研磨的一笔青墨。已有不畏寒的菱女莲娃嬉笑着下水玩耍,拨开层层莲叶,忽见湖面上一叶轻舟。

  那是西湖边随处可见的乌篷船,船头定定坐着一人,红衣黑衫,头顶斗笠,正悬竿垂钓。似是感觉到少女们好奇的目光,红衣人抬手掀开半边斗笠,露出一张神风飞扬的少年脸庞。

  迎着少年半含笑意的视线,众女纷纷脸红避开,一些大胆的藏在莲叶后,手指拨弄着叶片,细声软语唱着江南呢软的小调。

  红衣少年唇角露出一点淡淡笑意,突觉背后一沉。他偏头看去,眯眼轻笑道:“未明兄醒了?”

  靠在他背上休憩的长发少年抬手遮了遮光,眯眼坐起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靠姿,扬眉调笑道:“剑寒兄的魅力这么大,我若再睡着,岂非不知何时剑寒兄就会被这江南的春水柔波给溺了去。”

  东方未明说的不正经,傅剑寒也只是一笑。他已经过了变声期,声线较之少年时期更为低沉清正。此时一笑,细细听来,便格外地勾人心魂。

  东方未明压在他肩头一转身,下巴抵上傅剑寒肩膀,长长了些的鬓发擦在脖颈间有些痒,傅剑寒眨眨眼,由着东方未明一手抱腰一手探出拉着钓竿往上一扬。

  水光飞溅,一条青鲤跃空而出。

  将鱼收入鱼篓,傅剑寒看看日头,侧脸向东方未明问到:“丹青前辈他们还没到吗?”

  东方未明靠在傅剑寒背部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谁知道,师父突然说丹青哥和书生哥来杭州办事,我正好在这边就让我接应下,没说具体是什么时间。”

  “办事,办什么事?”

  傅剑寒拧了下眉,东方未明在杭州的经历他没有参与,并不知道是否杭州城中发生的事对于东方未明加入天龙教有没有影响。

  东方未明压在他肩膀凝眉想了好一会,垂眼淡淡说到:“我……不记得了。”

  傅剑寒没说话,只是侧脸蹭蹭他发顶。这少有的亲昵姿态令东方未明抿嘴一笑,继续趴在他肩上闭目养神。

  日近中午,两人靠岸泊船,去市集上卖了鱼后顺便去了趟明月楼。刚进酒楼大门,傅剑寒眉角一挑,唇角扬起一个坏笑。

  东方未明顺着他目光看去,便见正对门的一桌有酒有菜有鱼有肉,可谓是丰盛之至;四个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人正坐在桌边大快朵颐,不由得扬起半边眉梢。

  “哟,又见着四位了,这可真是江湖无处不相逢啊。”

  傅剑寒声音一出,四人里最矮的那人一个抖激灵,颇有些不敢置信地回头瞅着傅剑寒。等真正看清了傅剑寒眯笑的脸后一口菜卡在喉咙,当下咳了个死去活来。

  “大哥!!”

  另外三人手忙脚乱地围上来,拍背的拍背顺气的顺气,一时间乱成一团。

  傅剑寒无辜地摸摸鼻尖,看向东方未明:“原来傅某这么可怕么?”

  东方未明看他一眼,轻嗤了声,玩味笑道:“昔有惊弓之鸟,今有惊声之人,我倒不觉得奇怪。”他说完上前几步,满脸微笑着亲和开口:“几位,没事吧?”

  东方未明满脸轻淡温和的神色,却把五岳四龙吓得直哆嗦。他们兄弟四个在洛阳横行惯了,有次不小心惹到傅剑寒头上,傅剑寒他们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只能认栽。不过那时跟在傅剑寒身边看着一脸文弱的东方未明就被他们惦记上了,总想着有一天能找回场子。

  可等到真正和东方未明对上时,五岳四龙才发现这个看着温和好似对什么都不在意的少年到底有可怕。

  在造成他们闻声而惊的这点上,傅剑寒若说是占了四成,那剩下六成便是东方未明。

  此时,面对东方未明亲和的问话,身为老大,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雷震天哆嗦着说:“没……没事,多谢东东东方少侠关心……”

  见他说话都说不利索,东方未明扬了扬眉,扫了眼桌上摆着的佳肴珍馐,随意问道:“这桌酒菜挺丰盛的,要不少银两吧。”

  “这,这……”

  他说的无心,听的人有心。看着五岳四龙飘来游去就是不看他的眼神,东方未明眉角微扬,看了傅剑寒一眼。

  傅剑寒立刻会意,走近把酒葫芦往桌上一拍,笑问道:“看你们这表情,银两莫非来路不正?”

  “什……怎么说的!我们四个可什么坏事都没做啊!”听出傅剑寒话中意思,贾云长脖子一梗脸一赤,脱口而出。他这一急,赛飞鸿和赵惊风也没忍住,你一言我一语地就扯开了:

  “就是啊!我们只是在路上捡到一个金簪子而已,又没做坏事去打家劫舍!”

  “对啊!杭州这地界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想做坏事也做不成啊!”

  傅剑寒挑眉,似笑非笑地插嘴:“原来是捡到了金簪子啊~”

  场面骤然安静了下来,五岳四龙面面相觑,却不敢再说一句。傅剑寒一手勾起酒葫芦搭在肩上,问:“那簪子呢,你们当了多少银子?”

  贾云长颤抖着咽了口唾沫,干巴巴回答:“十……十两。”

  “十两?”

  在后面不做声的东方未明突然轻飘飘地说了句,贾云长被吓得腿脚一软就差跪地求饶:“二十两二十两!真的没有再多了!”

  傅剑寒啧了声,摇摇头看向东方未明:“未明兄以为应该怎么做?”

  东方未明看了五岳四龙一眼,笑了一下。可触碰他写满冷淡的眼神,五岳四龙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提了口气。

  就见东方未明悠悠然道:“罢了,我今天心情不错,你们走吧。”

  得了他这话,傅剑寒扬扬眉,往侧旁让了让,五岳四龙忙不迭地跌跌撞撞冲出门去,生怕与他们二人再待在一个地方。

  点了几个菜,上了酒,傅明两人一边吃一边说:

  “接下来未明打算去哪?”

  傅剑寒夹了筷子菜,入口时皱了皱眉。杭州地处江南水乡处,菜肴偏清淡偏咸,对于在河洛待惯了的傅剑寒而言有些吃不习惯。

  东方未明看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往傅剑寒面前一放:“一会去……嗯……怡春院门口看看吧。”

  傅剑寒拿瓶子的手一抖,抬头表情奇怪地看了东方未明一眼。东方未明拿着酒杯,眯眼慢慢悠悠道:“师父不止一次惋惜,丹青哥一个好好的青年在认识书生哥后就被拐去画仕女图了。”

  他晃晃酒杯,露出个若有所思地笑容:“他俩人嘛……就算是真来做什么事,也肯定不会错过怡春院中那位杭州第一美人香儿的。”

  “就算去那处没见到他们,也能打听到大概行踪。”

  “还是未明兄想的周到。”傅剑寒弯眉一笑,拔开小瓶瓶塞,一股咸辣的酱香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动,光闻着就开胃。傅剑寒眼睛一亮,对东方未明露出个大大的笑脸,挖了一小筷子拌在饭里。

  先前那句也不知道到底夸的是哪方面。

  东方未明抿了口酒,放下杯子就托腮看着傅剑寒:“这边的菜肴不合剑寒兄口味,下次我做给你吃。”

  能吃到东方未明亲手做的菜,除了逍遥谷那四个以外,有这口服的大概就只有傅剑寒了。傅剑寒手里一顿,低眉轻轻笑道:“一辈子?”

  东方未明眨眨眼,扬唇应道:“嗯,一辈子。”

评论(14)
热度(40)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