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依旧投喂阿晓 @阿晓 的短小日常,虽然题目是伤可是是糖。


  荆棘进门时就察觉到了不对。且不说杜若一脸紧张,就连已经鲜少来到逍遥谷的沈湘芸都赶了过来。
  
  仔细闻闻,空气里似乎弥漫着淡淡的血气。
  
  荆棘心里一凛,逍遥谷里除了他与杜若,剩下的就只有......想到这里,荆棘眉心一皱,大步向着主屋走去。
  
  刚至门前,荆棘迎面碰上了手里捧着白布巾的沈湘芸。长大后的沈湘芸更富风韵,温婉的眉目里写满了焦急和担忧。
  
  “荆棘大哥?”
  
  乍见荆棘,沈湘芸惊讶了一瞬,很快就平复了情绪。荆棘皱眉看着沈湘芸手里沾满血的白布巾,抬头看向屋内:“那小子怎么回事?”
  
  由于在正门前,沈湘芸拉着荆棘让开了路,语气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担忧:“东方大哥得到天龙教残党消息,上黑风寨却受到了天意城的埋伏。他为了掩护大家离开自己受了伤。”
  
  沈湘芸一手拿着白布巾一手比划到:“伤到了右边肩膀,大概整个右膀子一个月都不能动了。”
  
  “啐!”荆棘啧了一声,看了看屋内:“那他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听到这话,沈湘芸摇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东方大哥他说自己血液带毒,不让我们靠近,要自己处理伤口。”
  
  说着她晃了晃手里沾血的白布巾,道:“我要去处理这个了,荆棘大哥你去看看他吧,失陪了。”
  
  目送沈湘芸远去,荆棘皱着眉走进屋内,一眼就看见地上摆着的血水盆和正努力单手给自己上药的东方未明。
  
  “我不是说了,都别进来吗。”
  
  东方未明没有回头,语气淡淡却透着他身为武林盟主的威严。听着脚步声慢慢靠近,东方未明眉头一皱,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猛地回头,正正对着荆棘一脸怒气的脸。
  
  “噫,二……二师兄?”
  
  被荆棘的表情惊了一瞬,东方未明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眯眯地和荆棘打招呼:“二师兄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人通知我一声。”
  
  “啧,什么时候我来找你也要人通报了?”荆棘扬了扬眉,就见东方未明弯眼一笑:“是是,二师兄要见我自然是想见就见了~”
  
  面对着东方未明的笑脸,荆棘轻哼一声,伸手接过白布药膏帮他处理起伤口来。
  
  那道伤口狰狞地爬在东方未明肩上,看着便触目惊心,即使是荆棘看着也心惊胆战。难得享受一次自家二师兄的服务,东方未明弯眼笑的像只狐狸,故意凑到荆棘耳边说到:
  
  “怎么,二师兄心疼我了……?”
  
  “啧……”
  
  荆棘手里一顿,脸上飘上一抹微红,轻哼着半侧过脸。看见他这副模样,东方未明更想逗他了,他调皮地舔了下荆棘耳尖,笑道:“二师兄放心,这点疼还比不上当年你坠崖的那次。”
  
  “二师兄会这么温柔地帮我包扎伤口,真是天要下红雨啦~”
  
  “你说够了没有!”
  
  荆棘恼羞成怒,一把扣住东方未明后脑勺气急败坏地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这是一个绵长的吻,唇齿相接,气息交融。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想起了脚步声,等沈湘芸拿着洗好的白布巾回来刚进门,就见荆棘夺门而出。沈湘芸眼尖地瞥见荆棘似乎红了耳后,回头就看见东方未明缩在床上,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
  

评论(2)
热度(28)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