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月色》[上](傅明)

阿短点的傅明舞台剧_(:з」∠)_依旧没搞完,先混着【。】永远废话太多的我QWQ @阿短 
以及发现自己果然写不来现代对话,要疯

《月色》(上)

今晚的月色真美。——夏目漱石

“舞台剧?那是什么。”

XK大学X系某教室内,蓝衣俊秀的少年挑了一双漂亮的眼,看着眼前一娇俏一秀美的两个少女,淡淡问到。

两女生对视一眼,转向蓝衣少年,眼神中颇有些不可置信。一身明快亮黄衣裙梳着双马尾的少女首先忍不住,两手一拍少年课桌,娇俏音色婉转如若黄鹂:“小师哥你不是吧,舞台剧你都不知道?”

她身侧红发白裙的少女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带了几丝无奈地扯了扯黄衣少女的袖子。

“蓉儿……”

“哦,舞台剧我倒是知道,只是你和我提这个干嘛?”

蓝衣少年随手拎起根中性笔在指尖翻转,面半笑意。他这幅从容的样子引得黄衣少女杏目圆瞪,就看见红发少女一拉同伴,面上笑靥温婉如花,对着少年柔声道:“表哥,是这样的。年末元旦学校组织了一次联欢晚会,要求每个系至少出一个节目,每个院至少出一个大型节目。”

黄衣少女接下了话头,继续说道:“说到大型节目,最好排的就是舞台剧了,我们院选的莎翁经典——《罗密欧与朱丽叶》!”

蓝衣少年扬了扬眉,一脸同意地点了点头:“哦,这真是太好了。”

随后他看着两个少女,两个少女看着他。三个人六双眼睛对视了一会,约莫过了几息,蓝衣少年一脸莫名地眨了眨眼,挑眉道:“你们俩这是什么眼神。”

两姑娘对视一眼,齐齐扑了上去,一人抓住少年一只手,泫然欲泣的眼神看得少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师哥!小师哥你来帮帮忙吧小师哥!”

“表哥……!”

少年有些头疼,他眉头皱了皱,手往桌上一放,声音里带着几分宠溺几分无奈:

“蓉儿、雪妹,你们先放开我,有事好好说。”

王蓉与风吹雪抓着东方未明的手不放。如果表情能够文字化,那么在东方未明眼里,两个姑娘的表情就是一个大写的“QAQ”。

素来对自家那票妹子们没办法的东方未明眼皮修好,心里模糊起了个念头。他转向风吹雪,道:“我记得这种事宜……向来是雪妹做的,这回是出了什么问题?”

风吹雪长吁了口气,她知道东方未明素来敏锐,本也不打算瞒着他,只是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罢了。她抚了抚刘海,轻声道:“是主演的演员出了问题。”

东方未明扬了半边眉:“雪妹你的统筹能力向来很好,这会是怎么回事?”

风吹雪笑得无奈,她迟疑了片刻,王蓉见她犹豫,在一旁接过话头:

“小师哥你知道这次的男主角是谁演吧。”

东方未明心里隐约一跳,他不动声色地挑眉问到:“谁?”

王蓉投给他一个“果然如此”的眼神,道:“是傅大哥啊。”

“傅”字一出,东方未明眼神闪了闪,好看的唇线轻轻抿起,又故作不在乎地放开,道:“傅剑寒的话……你的男主角不用担心,那么就是女主角?”

他扬起一个晦涩难明的笑容,眼里精光流转:“若论表演天赋,最好的合该是雅儿吧?难道是雅儿那边不同意,所以你们来找我想法子。”

东方未明这话说的八九不离十,却还是差了点,风吹雪颇为无奈地解释道:“这不全是雅儿的错,和傅大哥演对手戏本就压力大,何况剧本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雅儿与傅大哥之前就有人恶意传过绯闻,此次为了避嫌更不会上,更何况……”

风吹雪小心地看了看东方未明的表情,开口道:“以傅大哥的魅力,无论是哪个女生来演对手戏,都会引起全校女生的敌视。所以……我们只好来找表哥你了。”

“找我?”东方未明挑眉,嘴角无意地抿起,露出一个颇为复杂的表情。

“你不知道我们之前闹翻了么?”

说是闹翻,其实是你单方面发脾气吧。

风吹雪心里无奈地想。

东方未明与傅剑寒,这两人的名字在XK大鲜少有人没听过。一个文武兼修,弹得一手好琴写得一手好字,为人恭谦有礼进退有度;另一个为人爽朗大方,德智体美劳可说是全面发展,无论谁提到他都会大大的夸赞。偏生这两人关系又好,若是继续维持下去也算一段佳话,可偏偏因为某件事情,两人大吵一架,其后果严重到连朋友都做不成。

那事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只是东方未明筹备一年之久的一个比赛上,傅剑寒突然参赛并夺去了桂冠。

理性说来,东方未明输了那是技不如人没办法。这道理东方未明不是不明白,只是他心里始终憋了把火,当晚就向傅剑寒尽数发泄了出来。

两人这一架吵的大半个学校都知道了,而对作为东方未明师妹又与傅剑寒私交不错的赵雅儿,自是处处有人挑衅,索性赵雅儿机灵聪颖,总是躲掉。

只是这一回,却是怎么躲都躲不掉了,赵雅儿无奈之下才找好姐妹说起这事,这才有了风吹雪拉着王蓉一起来找东方未明的事。

“表哥。”风吹雪深吸了口气,道:“我是实在没办法,只好找你。”

“小师哥,现在的情况不是找不到女主角,而是根本没人敢来当这个主角。”王蓉紧接着补充到。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东方未明眯了眼,指间的笔几乎翻成了朵花。

两姑娘对视了一眼,有些尴尬地轻咳两声。风吹雪看了看东方未明,把心一横道:“我们想请表哥来演朱丽叶。”

东方未明已有预感,倒是没多少震惊。他指间翻转的笔慢慢停下,东方未明拔开笔帽,盯着看了一会,道:“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你们不怕我傅剑寒打起来几天。”

所以说都是你单方面闹脾气,人傅大哥根本没有绝交的意思。

两女内心吐槽到。

至于傅剑寒的某些迷妹会不会因为这个更加黑东方未明,王蓉与风吹雪也考虑过,可是东方未明本人不在乎,她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或者说,那些人东方未明压根就没放在眼里过。

有些人出牌永远不按套路来,比如说某游戏里,你和对方舌战,对方每每比你手里的牌大上几分。好不容易你抽了张诡辩想阴一把对方,却发现人家不是大喝“不服憋着”就是压根无视你的存在。

他那边不在意你,你倒好了,给憋屈了个半死。

对于某些人来讲,东方未明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你要黑他?请随意,他自己压根不在乎。

你想踩他一脚?抱歉,你没有那个实力。

这就导致在XK大里,大多数人提到东方未明都是又爱又恨。他们看不惯东方未明的清傲,却又不得不为他的强大折腰。

东方未明的亲友们自然不在此列,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无一不是风云人物。对于傅明二人闹翻这点,一来傅剑寒确实有些做的不地道,二来……这根本就像是东方未明被傅剑寒宠坏了之后单方面发脾气。

所以看到东方未明出现在剧场时,几个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完全没注意到环绕在傅明之间的迷之小型修罗场。

傅剑寒似是有点惊讶地眯了眯眼,看着东方未明上下打量了番,迟疑地开口:“未……东方兄?”东方未明挑眼,唇线微抿,却是半笑不笑扬起一个微讽的弧度。

“这次还要请傅兄多多指教了。”

他话说的谦逊,态度却是如常的清傲。傅剑寒状似未见,仅是眉头微微一拧,露出一个爽快的笑容。

“东方兄说的哪里话,傅某还要请东方兄多多指教才是。”

被这么平淡地反击回来,东方未明嘴角一撇,也没再理傅剑寒,径自去找负责排演的任清璇。

“欸?未明你来了啊。”

忙得不可开支的任清璇回头看见东方未明,露出一个清婉的笑容。东方未明扬眉轻笑,道:“这不是被蓉儿和雪妹磨的不行么,剧本呢?给我看看。”

任清璇微笑地把剧本递过去,看着低头专注看着剧本的东方未明,又看了看不远处注视着这边的傅剑寒,红衣少年的目光与她对上,沾之即离。任清璇眯了眯眼,抬手拨弄了一下发尾,轻轻一笑。

这次的舞台剧,有的看了。


《月色》下

评论(10)
热度(50)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