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既见君子》(傅明)

对我耍了个流氓ww依旧接葬葬的 @葬歌江浅 


前篇:昔我往矣

前篇:今我来思

《既见君子》

字数:3492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诗经·郑风·风雨》


东方未明跟傅剑寒住到了临近杜康村的一处僻静地。那里风景幽僻,少有人烟,离杜康村与逍遥谷的距离都不算太远。对于有意避开人群的东方未明来说,算是个最好的选择。


此时距离天都峰会战已经过去六、七年了,当年两个还嫌青涩的少年已经长开成了丰神俊秀的青年。傅剑寒本就生的好看,六年多岁月冲刷打磨,搭着他那一身恣意逍遥的潇洒意味,仅是在人群中随意走动便能吸引无数少女或大胆或娇羞的目光。


而东方未明的眉目越发沉郁俊秀,他多半时间不会与傅剑寒一同出去,而是独自一人坐在屋前,视线放空,也不知到底看着什么。偶有误闯的人看见他这样子,常把他当做林间隐世的仙人,却又为他冷淡的眼神表情所吓惊走。


久而久之,竟生出了“林中仙人”这样的流言,倒是让傅剑寒哭笑不得。


除了那身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外,东方未明哪有什么像仙人的地方,说是九幽之下来的邪神还差不多。


如果不是有傅剑寒在的话。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夜。


东方未明和傅剑寒去逍遥谷拜完师长后,又去驿站给剑圣去了封信,在洛阳城中采办完后便启程回去。


毕竟这一天不仅是中秋,也是傅剑寒的生日,也就是……程月儿的祭日。


途径杜康村,两人刚经过杂货店前,就见一布衣小褂挽着双髻的小童朝着傅剑寒直直扑了过来。


“傅哥哥!”


东方未明还未反应,但见傅剑寒伸手一捞接住那小童,顺手摸了摸小童发顶笑道:“这不是小吉嘛,都这么晚了你爹娘还让你出来?”


被叫做小吉的孩童嘿嘿一笑,拉着傅剑寒的手调皮地晃着。“好久没见傅哥哥了,这不是中秋嘛爹娘就说要请傅哥哥来家里吃饭,翠烟姐姐也很想傅哥哥呢!”


傅剑寒大笑地揉了揉小吉的脸,调笑道:“你这小鬼真是鬼灵精怪,以后啊肯定能成为一个大人物。”


见傅剑寒回避了话题,小吉心里一紧眼珠一转刚要说话,就听见傅剑寒身后传来一句凉凉的话音:


“我说傅大侠怎么总爱往外跑,原来是有美人芳心暗许呵。”


那话说的不温不热,小吉朝那边一看,只看见蓝衣白衫长袖飘飘的俊秀青年站在那里。青年也不梳髻,一头长发绑在脑后束成马尾,脸上表情淡漠,一双黑亮透彻的眼盯在他身上。小吉被他看得心里发虚,不自觉地向傅剑寒身边靠了靠。


傅剑寒听得此话,笑容未变。他拍拍被东方未明吓到的小吉笑道:“天色晚了,小吉还是快回去的好。顺便转告翠烟姑娘,不要再等傅某了,傅某的心太小,既然装进去一个人,就不能再进去第二个。”


说罢,傅剑寒起身转向身后,拉着东方未明便走。东方未明与小吉擦身而过时有意无意地扫了那孩子一眼。冰凉的眼神吓得小吉身体一抖,哇哇哭着跑了回去。


傅剑寒有些好笑地看着东方未明,凑到耳边调笑着开口道:“未明兄可是吃醋了?”


东方未明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甩袖便走,并不搭话,傅剑寒揉揉鼻尖,赶忙跟了上去。


哪知直到给程月儿上完香拜过礼,东方未明都没有理他,而是径自关了门躲在屋里。傅剑寒进屋后就看见东方未明坐在桌边,盯着一盏茶发呆。


心里隐约猜到东方未明别扭原因的傅剑寒慢慢靠过去,轻声唤道:


“未明兄?”


东方未明别过脸去没有理他。


傅剑寒看着钻牛角尖闹别扭的东方未明叹了口气,突然就起了促狭心思。


“未明兄……你看看我。”


东方未明顿了顿,转头看他一眼,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一红别过脸去低低骂了声:“流氓!”


“未明兄怎么能这样说~”傅剑寒笑眯眯地靠过去,一拉东方未明的手把人抱住。蓝衣青年赤着脸别过头一言不吭,却也没制止傅剑寒的动作。


傅剑寒搂着人往里屋带,笑容爽朗说的话却带出满腹黑水:“我与未明兄相互倾心已久,对自己喜欢也喜欢自己的人有这种想法,怎么能算耍流氓呢?”


他一边说一边凑到东方未明耳边,轻轻咬了咬怀里青年泛红的耳尖。


东方未明猝不及防脚下一软就要摔倒,索性傅剑寒早有预料,长臂一伸揽住对方腰身往怀里一带,两人距离反倒更为贴近。


“傅剑寒……!”


东方未明背贴着傅剑寒的胸膛,以一种从背后被抱住的姿势靠在红衣青年怀里。他与傅剑寒相交多年,己身的敏感部位对方几乎是了如指掌。若说先前看清傅剑寒心里想的是什么时还有些羞恼,眼下傅剑寒这么一咬,他的火气也有些被撩上来了。


胸背相贴,心脏的部位重叠在一方,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心跳的速率。


仿佛连心都融为一体。


背后青年的手颇为不老实地在他身上游走,撩着他的火。东方未明一个没忍住,转身抬手拉下傅剑寒的脑袋就是一个吻覆了上去。


傅剑寒有些惊讶于东方未明的主动,却是不客气地回吻过去。他手脚动作不减,一边带着东方未明往床靠去,一边手法娴熟地解着青年束腰的腰封。


蓝色外衫与黑色半身罩衫飘在地上,傅剑寒抱着东方未明的腰把青年往床上一擂,松开的唇齿带着稍显急促的喘息。傅剑寒的眼中带着明显的情欲,手掌顺着东方未明微开的领口下滑,皮革质感磨蹭着皮肤带起异样的触感。东方未明下意识缩了缩,抓出青年的手一口叼上腕部皮革手套尾端,抬头撩了眼傅剑寒,舌尖轻轻擦过腕间。


濡湿的轻蹭舔舐带起阵阵酥麻,傅剑寒看着眯着一双猫儿眼用牙咬着他手套故意撩他的东方未明眼神一暗,压身亲了上去。


唇舌缠绵带起轻微的水声,东方未明勾着傅剑寒的脖颈主动迎合着。肢体交缠,体温上升,东方未明微睁的眼中弥散着朦胧湿气,纠缠中他中衣脱落,白色里衣凌乱的散开搭在臂弯。东方未明半撑起身,看着衣衫微显凌乱却依然好好穿在身上的傅剑寒,撇撇嘴角抬手就是一扯。


他力道过大,一扯之下傅剑寒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傅剑寒怔了怔,覆而一笑,欺身压上。


“未明兄这么迫不及待?”


东方未明眯着一双猫儿眼看他,轻哼一声,嗓音略显沙哑,带着几分情色的味道:“这不是你想的吗?”傅剑寒唇角一勾,但笑不语,凑到他颈侧啃吻舔舐。


东方未明看着天花板有些发蒙。他今日心事重重,就算傅剑寒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此时脑子闲下来也禁不住思绪跑飞。傅剑寒的动作轻柔温和,决计不会弄疼他,东方未明有些吃痒地侧过头,却是门户大开被傅剑寒按着撩了个遍。


东方未明被弄得眼角发红,一双黑亮的眼中带着水色,透出难得温润来。傅剑寒凑上去吻他的眼睛,动作轻如飘羽。


乍听一声叹息。


东方未明恍恍惚惚地被傅剑寒扳过脸,他看着短发青年担忧的神色,忍不住凑上去亲他,口里叫着傅剑寒的名字,音似呜咽。


“剑寒……”


身体被轻柔地放倒,东方未明修长的手指绕在傅剑寒发间,被动地承受身上的重量。他眼前发蒙,眼角隐隐渗出泪来,又被傅剑寒轻柔地吻去。


他听着男子轻微的喘气声,那喘息如同一剂最好的春药,令他头晕目眩眉目含春,忍不住就扣住身上人的肩膀咬了一口。那痛意反倒激起了傅剑寒骨子里潜藏的凶劲,他动作不停,按着东方未明的力度渐渐加重,在对方腰侧留下微青的指印,口中喃喃唤着他的名字。


“未明,未明……”


东方未明身体绷紧,他意识恍惚地看着傅剑寒,眼神略显涣散。一波一波袭来的快意不断地侵蚀他的意识,东方未明仰着头大口呼气,手指下意识地用力,在傅剑寒肩上抓出两道血痕。


绷紧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东方未明靠在傅剑寒怀里眯着眼,突然一个翻身骑到傅剑寒身上,居高临下看着他。


傅剑寒从下向上看去,看着东方未明身上由他留下的暧昧痕迹,忍不住喉头一紧。他看着东方未明泛红的眼角,抬手揉了揉,暖声道:


“未明,别怕。”


东方未明垂着头抿着唇,脸颊蹭着傅剑寒掌心,哑着嗓子说:“……你那么喜欢小孩子,又盼着一家团聚。如今因为我……你不能和好不容易相认的父亲在一起,也不会再有后代……傅剑寒,你后悔吗?”


说到最后一句,已是忍不住别过脸去。傅剑寒无奈笑着把人往下一拉抱住,半强迫性让东方未明看着他,轻笑着说到:“未明兄真是想多了,如果我后悔的话……”


如果后悔的话,杜康村雨夜就不会拉住东方未明,天都峰会战就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挡在东方未明身前。


傅剑寒拉过东方未明的手一点一点扳开,手指滑入指缝紧紧扣住,缓声安慰道:“至于孩子的事,我已经想好了。天下这么大,没准就有像我们当年一样的孤儿。”


东方未明抬眼看他,一双猫儿眼欲说还休,却是明显散了些许阴霾。


“到时候……我们就收养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傅剑寒的眼睛亮得发奇,他揽着东方未明,兴致勃勃地说着以后的打算。


“连名字我都想好了,一个跟未明兄姓,一个跟我姓。就叫傅晚照和东方晴空。”


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①


东方未明听着傅剑寒温和的嗓音,看着傅剑寒明朗的笑容,他闭了闭眼,靠在傅剑寒身侧浅浅睡去。傅剑寒看着东方未明浅眠的脸,面上浮现一丝轻笑。他替东方未明拉好被子,看着对方唇角扬起一个极小的弧度。


好像在做着什么美梦。


梦里,父母俱在,一双儿女娇俏可人,承欢膝下。


转过头,心里念着的那个人就在不远处看着他笑。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完=


①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车万律《声律启蒙》

评论(24)
热度(72)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