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今我来思》(傅明)

 @葬歌江浅 葬妹那个灵视梗太好玩忍不住脑洞大开[送花],算《昔我往矣》的后篇ww彻底的圆满大结局。大写的HE请叫我糖门![振臂一呼]

前篇:昔我往矣

《今我来思》

字数:6190

知我则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诗经·王风·蜀离》

六月中旬,逍遥谷二弟子荆棘与三弟子东方未明于乐山大佛抢夺佛剑魔刀。

八月底,荆棘与东方未明叛出逍遥谷,入天龙教。

这一连串的消息如惊天霹雳般传入各门各派,与东方未明交好的几位少侠皆不相信这件事,然紧随其后的一连串事件发展出乎所有人意料。

年轻的怪医少女沈澜诈死救下杨云,远奔千里至忘忧谷,头一次主动来找多年不亲的伯父表妹。玄冥子欲用唯我独尊丸控制各大门派的意图暴露,众门派尚未商量出个结果,便被天龙教闪电般的速度攻破。

唐门、绝刀、天剑、百草、铸剑山庄、毒龙教、八卦门、长虹镖局、海鲨帮……没有一方逃过。而让他们震惊的不是手握唯我独尊丸的玄冥子,不是对佛剑魔刀融会贯通的荆棘,而是东方未明。

昔日言笑晏晏八面玲珑,哪方都不得罪的和善少年目光若死,眉眼间满是讥诮讽意。

他亲自给昔日好友喂下毒药,甚至在海鲨帮一掌毙了至交好友陆少临性命。他手段之狠辣无情令人惊怒,展露出来的霸道冷血让人畏惧。

月余不见,恍若换了个人。

而这些和傅剑寒都没关系,他知道这些事的时候,已是正道众人合计着联盟上山,逼杀天龙教了。

彼时他身处忘忧谷,正与重伤昏迷多日方醒的杨云交谈。

“是吗……这么说来,未明兄那会还没像现在这样。莫非……”

傅剑寒若有所思地说道,他坐在桌边望向窗外,忘忧谷风景不算极好,却胜在幽远僻静。他看着窗外一只蝶轻舞丛间,柔弱的蝶翼轻轻摆动,落在一朵花上。

杨云在榻上卧着,他的伤势稍有起色,能和现在这样与傅剑寒对话已属极限。他顺着傅剑寒的目光看去,那只蓝蝶落在花尖,羽翅悠扬,似一朵美丽的蓝花绽放。杨云就这么笑了,他看着傅剑寒,语气中带了三分调侃道:“傅老弟可是在想着什么人?”

傅剑寒一愣,回神转身迎上杨云关切的眼神,心里一动。

他与东方未明的事,杨云是知道的。眼下最难过的人是谁,杨云也是知道的。

傅剑寒明白杨云对他二人的担心,他只是扬唇一笑,拔开酒塞灌了一大口酒,酒液顺喉而下,醇香中带了些微苦意。傅剑寒看着窗外,眯眼笑道:“是啊,小弟在想,我不在那个人身边,他一个人要如何是好。”

天都峰上。

东方未明一身蓝衣白衫站在后山天池边,看着水波一层层泛漾出均匀的水纹,面无表情,目光如死,状若人鬼。

剿灭逍遥谷、逼杀荆棘后,东方未明日渐沉默,玄冥子只觉得越来越掌握不住这个师侄的想法。

只是他从来也没有掌握住过。

“师侄,你放心,等师叔推翻了龙王上位,便杀去正道替你父母报仇!”

闻言,东方未明眼珠微转,移到了玄冥子脸上。他睫羽微闪,两眼微眯,唇角慢慢扬起,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我父母大仇,还需仰仗师叔替我谋划了。”

山风微冷,卷过东方未明袍袖发尾,系发的红色发绳尾端在风中飘摇。东方未明对着玄冥子拱手一拜,感激道:“师叔对我实有再造之恩,倒是让我不知该如何回报的好。”

玄冥子抚髯大笑,他拍拍东方未明手臂,亲切道:“师侄这么说就见外了,你与我之间又何分彼此。等我当上教主,自然少不了你的好。”

东方未明弯唇恭敬笑道:“多谢师叔,哦,该称教主才是。”

玄冥子满意地笑着转身,回房做最后的准备。是以他没有看到,东方未明放下手臂时,两眼灼灼如凛冬凝结的寒霜,冰冷刺骨,直慑人心魂。

十月十四,正道联盟上天都峰,欲除魔教。

同日,玄冥子领归降各派于大殿公然反叛,行屠龙之举。

待给夜叉、樊未离二女喂下唯我独尊丸后,玄冥子挥手喝退众人,看着眼前他梦寐以求的宝座不由得大笑出声。

手掌抚过椅上精美的华雕软绸,玄冥子激动地有些颤抖。

他惦了这么多年的东西,终于被他得到手。

身后,悄无声息地掠过一道暗光。玄冥子多年武学素养让他及时转身,接住了射来的那道冷光,那物件入手即化,竟是一枚薄薄冰片。

玄冥子一眼就认出了此物,他惊怒不可置信地看去,东方未明长袖飘飘站在大殿中央,俊秀的眉目间写满了讥诮。

玄冥子第一次有了不祥的预感,他沉下脸色,怒喝道:“东方师侄,这是何意!你不想报仇了么?”

东方未明垂下眼,一张脸苍白如纸仿佛阴鬼在世,他低低地笑起来,一双黑亮的眼十分扎人。东方未明看着玄冥子,眉目间的嘲弄如同他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当然想报仇。”

东方未明语气悠悠,慢慢说道:“可是指着师叔来替我报仇,实在是不好意思。所以,还是让小侄自己来吧。”

话音刚落,招已出手。东方未明掌中寒冰凝聚,曾经威慑天下的“生死符”连打玄冥子周身几处大穴。玄冥子怒极不忘闪避,他运起内力高声喝道:“来人啊!有人谋反!”

然而殿外安静异常,就连半点人的脚步都听不到。玄冥子惊疑之间忽听一声冷笑,已是东方未明欺身而上,他周身散着一股奇异的兰花芬芳,玄冥子大意中吸入一口,已是内力大消两眼犯晕四肢乏力。

这等变化使得玄冥子大惊,他运起毒功,一时毒气四散,周身两步内已是神哭鬼号之相。而他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东方未明修有五毒赤焰功,百毒不侵,又如何怕得他这毒气?

“可恶……”

玄冥子心中大恨,就听见东方未明悠悠道:“师叔可在奇怪为何他们不来支援,怎么就突然不怕唯我独尊丸了呢?”

心中疑虑被点破,玄冥子没有应声,他暗暗运起不老长春功,予以蓄力反击,就听着东方未明仰天大笑,笑声尖锐刺耳如同魔音灌脑,吐出的字句讥诮嘲弄,带着几分谋划成功的快意。

“让我来告诉你吧,唯我独尊丸的解药不止是你有,我也有。”

比起东方未明叛变,这件事才让玄冥子大为震惊。他神思一叉运气出错,当下一口血喷出,已是走火入魔之态。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

一言出口,玄冥子猛地想起一事,他死死瞪着东方未明,那蓝白衣衫的少年一身恣意风雅,全然不似他自己这般狼狈神态。

“五毒宝典!你从哪弄到的五毒宝典!!”

东方未明笑了。

他笑的时候向来很好看,而此时在玄冥子眼里,东方未明的笑不亚于地狱最深处的鬼。

“师叔,是不是很不甘心?”

东方未明语态轻松,却是随意一句都能稳稳刺中玄冥子的神经。玄冥子的身体轻轻颤抖,他突然有些不敢看东方未明的眼睛。就好像他的全部想法,隐藏至今的所有念头,都映在那双黑漆的眸中。

一览无余。

“对,你不甘心。你不甘心被我一个黄毛小子推翻,你多年以来所求之物就在眼前,更不甘心就这样死在我手上。”

“你不惊讶于我的背叛,倒愤怒于各大门派的不作为。我说师叔啊……”

东方未明踱步到宝座前,轻轻抚摸着扶手顶端雕刻的兽首。他唇角抿成一条线,蓦地扬起手。

但听一声沉闷的震响,玄冥子臆想多年的宝座就在他的眼前,被东方未明硬生生拍碎!

“如何啊师叔?被信任的人所背叛,珍视之物在眼前被毁去,这滋味有多美,师叔不会不知道吧?”

东方未明转身看着跪倒在大殿中央的玄冥子,一步一步走过去。他每一步落地,都好像在玄冥子心口重重敲了一记,看着东方未明长靴落在眼前,玄冥子目呲欲裂,尖声咒骂道:“东方未明!你不得好死——!!”

东方未明神色淡然,抬起的手蒙上一层诡谲的紫气,丝毫不为玄冥子阴狠的声音所扰,定定拍下。

“永别了,师叔。”

鲜血溅到他面上,白净的面孔生生被染上一抹妖异的红,东方未明随手拭去,抬步踏出大殿,没有回头看一眼。

天都峰上长风带血,东方未明负手站着,看着高天悬着的日头,闭了闭眼。天龙教等人站在他身侧,一字排开。

天都峰上一时静极,只听得到呼啸而过的风声。

“要来了。”

东方未明突然开口睁眼,他环顾着周边服从顺应的众人,眼底深处浮现出一丝讥诮。正道众人以华山、武当、少林、丐帮为首蜂拥而至;一旁,天王在三大护法簇拥下踏步而来;剑圣剑气凌天,蜂鸣的剑意早已蓄势待发。

多么可笑。

东方未明看着眼前的武林正道人士,一双眼幽深如若黑潭。天王等人说话,他也不接,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

就让我看看吧,你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心话。那些愤怒、那些悲伤、那些阴谋算计,到底哪些是真的,是否包藏祸心私欲,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一时间,无数声音传来。那些负面情绪积压而至,层层叠叠覆压下来,充噬着脑海。东方未明歪歪头,眼角半扬唇角微微勾起,竟是此情况下露出一个轻淡的笑。

他笑的十分诡异,那一抹讽刺不屑地笑容,就像高台的看客看穿了小丑所有的把戏。

直到一角红衣扬起。

好像无尽的黑夜里终于来临的拂晓晨光,东方未明眼睫一眨,眼珠一转,就看见了傅剑寒。

那红衣游侠身负长剑,腰悬酒壶,白色额带顺风扬起与云一色。他脸上是一如既往的爽朗笑容,脸颊处的酒窝让人有种想戳的冲动。见着傅剑寒,东方未明眼底亮起一道微光。

他心里欢喜,脸上却没表露出来。唇角拉起一个浅浅的笑,朗声道:“傅剑寒,你也要来杀我么?”

“傅剑寒?你说他叫傅剑寒!?”

东方未明话音一落,傅剑寒还未搭话,便被剑圣一句话打断,傅剑寒有些诧异地看去,对着剑圣恭敬一笑。“小子正是傅剑寒,前辈剑意凌云,小子佩服得紧。”

剑圣浑身剧震,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般。他神色一定,看着傅剑寒,开口念道:

“……剑光寒,男儿行侠志四方。”

傅剑寒一愣,一直盯着傅剑寒的东方未明眉一扬,就听得傅剑寒对道:“……月辉寒,伊人顾影思郎君。”

这后半句一出,剑圣仰天长笑,笑声中仿佛要把平生一切遗憾都抒发出去。傅剑寒站在原地没动,他神色有些微的复杂,却因更多的喜悦将之冲散。

“您是……您真的是……哈哈哈哈。”

东方未明一直冷眼旁观,看到这幕心头一酸,忍不住冷哼一声。他手中折扇一打一晃,上绘的桃花殷红似火,冷冷道:“好一出父慈子孝的戏,两位可演够了?”

剑圣被他这么一打断,本就不喜东方未明做法风评的他眉一轩,刚要开口,眼角余光瞥见傅剑寒的表情,又把话咽了回去。

就见傅剑寒脸上带着三分无奈气氛宠溺地向东方未明走去,似有些讨好的道:“未明兄~”

“傅少侠叫得这么亲热做什么,你不是和这群人一样来讨伐我这么魔头的么。”东方未明扬了扬下巴,表情实打实的不屑冷酷,只是手上死死攥着扇柄,若非这扇子为特殊材料所制,只怕当下就被捏出五道深深的指痕。

“未明兄还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么?”傅剑寒笑眼眯眯,一眼就看穿了东方未明强装出来的冷漠。他以一种有些受伤的语气说到:“傅某对未明兄的心思,难道未明兄真的看不出么?”

东方未明手顿了顿,轻哼一声。他俩这般对话明眼人都觉得不对,华山掌门曹岱当先一步踏出,道:“傅少侠,这魔头手上杀孽无数,不可留他性命!”

对话被打断,东方未明看着曹岱,心里泛起一顿无名火。他强压火气挑眉一笑,讽刺道:“曹掌门说的真是大义凛然,却不知是真的想为武林除害,还是处于私心。又或者……是想要我手上的圣堂之钥呢!”

圣堂之钥四字一出,天都峰上顿时起了一阵不小的骚乱。被困多年但人就精神矍铄的天王叹了口气,对身边的紧那罗做了个示意。曹岱被东方未明一句话激得已是恼怒,眼下这情况,圣堂之钥就是一块烫手山芋,谁都想要也谁都不敢要。若是被东方未明扣上这顶帽子,本就心不齐的武林正道只怕会顷刻间分崩离析。

“东方未明你休要血口喷人!你这种魔人,欺师叛上,横造杀孽,武林中又哪容得下你!”

“我徒造杀孽?我欺师叛上?”听了这话,东方未明不可遏制地大笑起来。蓦地笑声一收,一双黑亮的眼紧紧盯住曹岱,轻笑道:“曹掌门,你老来得女,自是宝贝得不行,几乎将这个女儿宠上了天。而华山派此代并无出色弟子,你也担心华山派后继无人。”东方未明眯起双眼,声声厉切,字字诛心。

“恰好令嫒心系我大师兄,曹掌门也认为我大师兄人好身正又无恶名,又算门当户对,也算默认了这个未来的上门女婿。那么在听到我大师兄死讯的那一瞬间,曹掌门必是勃然大怒,只是这愤怒有几分是为了我大师兄本人……曹掌门,你还需要我说吗?”

“你……你……!”

曹岱被气得手指乱颤,东方未明弯唇一笑,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曹掌门在奇怪我怎么知道这些事的,为什么你的想法我都能看见,为什么……”

接下来的话没说完,东方未明被傅剑寒一把扯过打断,发丝被削掉一小截。东方未明看着落地的轻软发丝,不怒反笑:“被说中了心事就想杀人灭口,这暗器伤人的阴损伎俩倒与你名门正派身份不合。你说是吧,曹掌门?”

这连番剧变委实令人无法反应过来,东方未明撑着傅剑寒手臂站稳,冷笑着看了圈正道中人,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对他而言那个最大的秘密。

“就如同诸位所想,我能看破人心。你们的所思所想,隐瞒的,欲为之的,我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无异于平地一声雷,众人看东方未明的眼神立刻就变了。现场气氛一时陷入极为诡异的状态,东方未明看着这之中的暗潮涌动,只觉得疲倦淹没了脑海。他手心一紧,侧头迎上傅剑寒关切的目光,心头涌入一阵暖流。

“傅剑寒,现在他们都要杀我,因为我不愿意迎合讨好迁就他们,你怎么办。”

长发梳成马尾的少年蓝衣白衫,手中一纸折扇,笑得好不温和。看着东方未明,傅剑寒左手不松,但见寒芒一闪,已是长剑在手横于身侧。

傅剑寒笑得明朗,耀眼犹如昼日暖阳,道:“傅某说过,如果未明兄因此得罪人的话,让他们放马过来,傅某全数接下便是。”

他的声音一点一点流入东方未明心头,将那颗敏感不安的心包裹起来,东方未明下意识握紧了傅剑寒的手。

眼见傅剑寒要与众人为敌,剑圣轩眉一耸,踏步出声:“剑寒,你真要为了他,成为武林公敌吗!”

傅剑寒眼神清亮,他有些歉意地看着剑圣,说出的话掷地有声。

“不管未明兄做了什么,我都相信他有他的原因。至于成为武林公敌,未明兄不惧,我又有什么好怕的,正邪之分对错之辩我本就不在乎。若是会伤害到未明兄,哪怕是您……我也不会让!”

看着这少年坚定地模样,剑圣仿佛看见了他年轻时的样子。

那般一往无前,那般无所畏惧。

剑圣只觉得一阵疲倦席卷而来,他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希望你以后……不要像我过去一样后悔。”

感觉到手中骤紧的力道,傅剑寒没回头看东方未明,他看着剑圣的背影,语态从容,却透着任谁都不能阻止的坚定意味。

“我绝不会后悔。”

他侧头看着东方未明,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绝不会。”

“说得好!”

终于有人忍不住跳出来叫了声好,众人诧异地看向声音来源,就见一个天龙教小兵大步上前,面具斗篷一掀,露出一身蓝白衣衫,和丰神俊朗的眉目来。

“你……陆少临?!”

方云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声音有些失了调。陆少临那双自带风流的桃花眼扫了他一眼,随即向来处招了招手笑道:“现在也没什么好藏的,谷兄和荆兄也快出来吧。”

接下来的发展几乎惊掉众人眼珠,就见同样天龙教小兵打扮的谷月轩和荆棘走出来现了身份。荆棘颇为不满地瞪着东方未明,啐了一声,却是拔出腰中刀剑拦在傅剑寒与东方未明前面。

“啰啰嗦嗦那么多废话,要打就打!”

那边厢,任剑南也站不住了,他看了眼任浩然,脚步顿了顿,却依然坚定地走到兄弟身边。关伟、夏侯非……这些昔日与东方未明交好的少年们纷纷聚到他身边,每个人脸上都露出坚定的神色。 

这一刻是否身中剧毒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站在东方未明身边,为没有失去这个朋友而高兴,为没有错认这个朋友而喜悦。

而紧那罗、乾达婆也站在了东方未明一边,不管是天王授意还是出于旧情,他们都不想看着这个故人之子出事。

所谓的天都峰决战就此不了了之。

而所谓的唯我独尊丸,怪医沈澜、医仙沈湘芸和毒龙教主蓝婷三方同时向天下保证,并没有那东西。

早就知道玄冥子弑亲真相的东方未明又怎会为他所控制?

他只是在洛阳破庙再次确认了当年真相,自此对武林正道彻底失望而已。

最后的最后,东方未明与傅剑寒并肩走在去杜康村的路上。

东方未明看着傅剑寒,扬眉微笑着说:“他们都知道我能读人心,你若是和我在一起,只怕也会跟着遭人排挤嫌弃。”

傅剑寒拉着东方未明的手爽朗一笑,他笑的时候,半边虎牙和脸颊处的酒窝都露了出来。他说:“没关系,你读尽天下人心,我读你。”

=完=


后篇:既见君子

评论(25)
热度(85)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