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昔我往矣》(傅明)

 @葬歌江浅 来自葬妹的灵视梗,小傅被我写的好不要脸我选择狗带【死】以及强行结局的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谈人生【x】

写小傅忽悠未明太顺手补上未明开头淋雨的背景,就是第四年五月去爹妈墓前回来,因为官方没说爹妈墓在哪,所以只说回逍遥谷,经过杜康村被小傅逮住了。

内有床咚,有没羞没躁的kiss[捂脸]


《昔我往矣》

字数:4431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诗经·小雅·采薇》

东方未明回逍遥谷时,天降暴雨。

远天的浓云堆积如墨,重重压在人心口,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东方未明站在空地上,眼前一片人影恍惚,由着大雨从头淋到脚,冲刷着一遍又一遍。雨水浸入眼眶,眼球被刺得钝痛。东方未明眨着眼,稍稍缓解着眼部的疼痛。蓦地手腕一紧,有人的体温隔着一层皮革递了过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雨点从头顶隔绝开来,能听到水滴搭在纸伞上发出的振响。东方未明眼底润出一抹隐约的红,他有些恍惚,就听着眼前人关切的声音传来:

“未明兄,你怎么站在这里?”

东方未明定了定神,眼神焦距缓慢地凝在红衣人脸上。待看清了来人,东方未明的嘴角习惯性地扬起一个笑:“是剑寒兄啊。”

他嘴角刚一扬起,就反应过来,颇有些不自然地僵住。东方未明垂头低眼看着地面,不去看傅剑寒的表情。东方未明脸上的雨滴顺颊流下,看起来就像哭了似的,可偏生他眼角又干涩得很,连一滴眼泪也没有。

傅剑寒打着伞站着,眼前的少年一身蓝衣被打湿,长马尾沾水贴在脸颊背上,显出难得一见的狼狈模样。傅剑寒眉尾轻扬,手中伞把一转,旋起的雨滴飞溅出去,他单手拉紧东方未明,把人拽着就走。

东方未明猝不及防,脚下微微踉跄,他被傅剑寒拉着不放,只能跟着对方的脚步前行。抬头看过去,只能看到傅剑寒被雨水湿气沾染的伏软在颈后的白色头带。

“剑寒兄……?”

傅剑寒脚步未停,侧头朝东方未明爽朗一笑,道:“眼下雨大,未明兄先去我那儿歇歇脚吧。”

东方未明动动嘴唇,一双浸过水的眼珠透出难见的温润色泽。他定定地看着傅剑寒,终是嘴角微抿,按捺下话去。

东风斜打春衫薄,雨断黄昏处。三两心事愁何诉,欲寝夜不度。

东方未明再次开口与傅剑寒说话,已是在傅剑寒屋内安顿下来。

他长发已经解开,用帕巾擦得半干;身上湿衣裤已经换下,穿着傅剑寒拿给他的衣物;手里捧着碗热乎的姜汤,正有一口没一口地慢慢喝着。

窗外雨声不停,风声掠过窗檐。屋内却是极静,桌上的一点灯火丝毫不受屋外风雨的影响,自顾自地烧灼,点亮一方斗室。

傅剑寒就坐在桌边看他。

东方未明喝完碗里最后一点汤液,把碗放在一边。一碗姜汤下肚,暖意从胃部散开,东方未明揉揉指尖,抬头朝着傅剑寒感激一笑,神色一扫先前的萎靡。

“这回真是多谢剑寒兄了,若不然小弟就得淋着回去逍遥谷了。”

傅剑寒爽快一笑,他笑的时候,左脸上的酒窝就清楚地露了出来。“以未明兄与我的交情又何必客气,兄弟之间就是要互相帮一把的不是?”

东方未明看着傅剑寒的笑一愣,手指无意识地一抽搐,果不其然听见傅剑寒话锋一转,“那么未明兄搞成这幅狼狈的样子,可否告诉傅某原因?”

东方未明抬眼看去,傅剑寒面上笑容温暖,但眼中透着显见的担心和疑惑。东方未明眼神闪烁,手下狠狠一掐虎口,露出一个笑容。

“剑寒兄多虑了,小弟只是一时不察,没发现要下雨,才淋了个透湿。倒是让剑寒兄担心了,是小弟不对,自罚三杯。”

东方未明笑着打着哈哈,他应对地十分到位,傅剑寒也没多想。傅剑寒在屋里翻找片刻,只找到几个空了酒坛,他抓了抓头发,对着东方未明有些遗憾地道:“本以为还剩了一坛的,没想到没了。”

他往东方未明身边一坐,目光炯炯有神。“说到这个,杜康酒是傅某与老杨的最爱,未明兄每次来也是有酒便喝并不挑剔。傅某倒不知道未明兄最爱的是什么酒呢。”

东方未明呼吸一滞,没料到傅剑寒突然提起这茬。他抬眼看着傅剑寒,扬起一个笑容,眼神凝了凝,刚想说话又咽了回去。

傅剑寒身子微微前倾,若有所思地开口:“之前遇到剑南兄时,他也提到过,未明兄送的礼、说的话总是最合心的。”

东方未明稍稍侧过脸,掩去了一晃而过的不自然神色。傅剑寒却没有给他别的选择,红衣少年扣住他手腕,显出难得的强势姿态。这让东方未明有些慌了神,他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却忘了手腕被傅剑寒抓住,身体因惯性一晃直接后仰摔在床上。

傅剑寒欺身而上,手臂撑在东方未明脸侧,因角度的原因,东方未明看着小半张脸被掩在暗里的傅剑寒,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未明兄,我从之前就在想了……”傅剑寒的声音是那种清朗的少年音,每每会让听着的人心头一暖,此时有意无意地放低了音色,透出一股别样的吸引力。

“从遇到未明兄开始,未明兄说的每一句话都极合傅某心意。送过的礼、聊过的话、一起喝过的酒……傅某在想什么,未明兄似乎知道的很清楚。只是……未明兄似乎总是在考虑傅某的喜好感受,而从来不在乎自己是否喜欢、是否需要。”

傅剑寒的话意有所指,东方未明咬咬下唇别开脸,不去看傅剑寒,他这幅姿态就和之前在雨中的不自然一样。由于姿势的问题,东方未明脸上的所有反应都落在傅剑寒眼底。

“未明兄总是在迁就别人呢。”

傅剑寒的手指缠上东方未明一缕额发,感受着身下人的颤抖,他轻轻抚上东方未明发顶,声音轻柔的好似叹息。

“未明兄有没有想过,‘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自己……?

东方未明转过头看着傅剑寒,焦距有些微的涣散。傅剑寒在想什么他看得一清二楚,眼前少年的所思所想,只有对他最纯粹的担忧。

这种最纯粹的感情。

心里有什么地方……裂开了道缝。

东方未明突然伸手,抓紧了傅剑寒的前襟,他的身体因为恐惧而颤抖,眼睛里却是一片平静,透着化不开的悲哀。

他张了张口,似笑似哭:

“傅剑寒……你想说什么?”

傅剑寒手臂一捞,箍住东方未明的腰一带,让东方未明坐起身。东方未明的视线一刻也没离开他,那双黑彻的眼中光芒太亮,亮得好似能扎穿人的内心。

傅剑寒迎着东方未明的目光,眼神认真坚定。

“我不知道未明兄身上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未明兄经历过什么。”傅剑寒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也许是傅某多管闲事,只是……”

他直视东方未明的眼睛,目光清澈明朗,好似一眼清泉涓涓流淌,洗去所有灰暗阴霾。

“只是有些话,傅某不吐不快。未明兄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喜欢的东西,傅某一开始也没在意,只是后来发现未明兄不是不说,而是没有。”

他这话带着东方未明手指一动,傅剑寒继续说道:“未明兄好像能清楚地知道我们在想什么,想要什么,从不说错一句话,从不送错一样东西。就像迎合着我们而生。”

东方未明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却是轻轻咬着牙,视线不离傅剑寒脸上。

兴许是那话说的略重,傅剑寒的表情稍稍放柔,他看着东方未明,眼中带了些无奈。

“未明兄什么时候为‘自己’活一次呢?”

东方未明抿抿唇,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下这话:“为……‘自己’……活一次?”他闭着眼,发出一声轻笑:“剑寒兄是在可怜我?”

可他自己也知道,傅剑寒断没有半分对他的可怜同情。

傅剑寒低了低头,额发略扫,眉眼微垂。“未明兄需要我同情吗。”他眉目舒展,露出一个极温暖的笑容来。

“我认识的未明兄,温和又坚强,人好说话却不是没底线。”

“他不像太阳一样明亮耀眼,温暖一切;也不像月亮一样孤高清冷,照彻黑夜。他就像夜里的微星,一直一直陪伴着人。”

“星的光芒虽然不亮,甚至人们有时会将它遗忘。但是当他们抬头,看不见那熟悉的星芒,反而会觉得怅然若失。”

“每一颗星都是独一无二的,人也是一样。”

东方未明听得发怔,他垂下眼睫,露出一个无奈的、有些发苦的笑容。攥着傅剑寒衣襟的手松开,他慢慢开口,声音有些轻。

“剑寒兄……愿意听我说一个故事吗……”

傅剑寒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东方未明的手。

手中少年温热的体温顺着掌心一路上爬,东方未明突然就想要流泪,他张了张口,眼神有些飘远。

“以前,有一个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他天生能辨人心。最初他控制不了这种能力,每个他遇见的人,心里的所有想法都像强迫似的灌入男孩脑中。

就算男孩捂着耳朵,闭上眼睛不去听不去看,也阻挡不住那些声音出现在他脑中。

那是极为难熬的一段日子。同龄人惧他怕他,村里的大人视他为鬼,认为男孩是不祥的化身。

窥视人心是大忌,男孩在村民的眼里就像是个怪物。

就算有养父母照顾他,安慰他鼓励他。可在男孩面前,他们心里的所有想法一览无余,那些畏惧的那些厌恶的那些担心的……男孩全都知道。

慢慢的,男孩变了,他开始利用这个能力去讨好别人,脸上罩上了习惯性的笑容。那些带着负面的想法,那些惊疑惧怕仍在他脑中回想,男孩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它。

久而久之,他开始变得迎合别人而活。他过得心惊胆战,好几次险些崩溃。

后来养父母过世,男孩也长成了少年,少年处理了养父母的后事,离开了那个村庄,自此再没回去过。

后来……

“后来,你都知道了。”

东方未明低着头不去看傅剑寒。随着东方未明年龄的增长,他多少也能控制点这能力,只要他可以不去想,不看着那个人,那么他就将那个人暂时屏蔽。

这不是东方未明第一次不想知道别人心中的想法,却是他最害怕知道的一次。

他害怕傅剑寒对他露出和当年那些村民一样的表情,哪怕只有一点点,都能将他打入地狱中。

如果连傅剑寒都……

东方未明咬着唇,手指无意识地攥着衣角。正出神着,突然听见傅剑寒一声轻微的叹息,接着一只手捏住他的下巴抬起,东方未明刚一眨眼,唇上一温,傅剑寒的脸无限放大在眼前。

那是一个轻柔的吻,仅仅是唇瓣细细摩挲,并未深入。东方未明被吻得有些恍惚,险险流下泪来,无意识地按住傅剑寒的肩膀。

唇齿摩挲的浅尝辄止不会让东方未明觉得喘不过气,傅剑寒温柔的吻和动作极大地安抚住了他。直到一吻终了,傅剑寒松开他,东方未明都有些没缓过神来。

“你……”

东方未明看着傅剑寒笑得一脸明快,唇角一抿,脸上蓦地红了一片,侧过头去。傅剑寒看着东方未明泛红的耳尖,轻笑着拥住对方。

傅剑寒声音明朗,好似一股清风拂过,他凑在东方未明耳边清声道:

“未明兄在害怕什么?”

“……”

“未明兄是人么?是。我喜欢未明兄么?喜欢。既然这样……”

傅剑寒扳过东方未明的脸,双明清亮如朗月,迎着东方未明躲闪的眼神笑道:“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怕未明兄,未明兄又为什么要怕我?”

“你这是……说的不对!”

东方未明抿着唇反驳了一句。傅剑寒说的煞有其事,他也没找出哪有问题,但就是本能地觉得哪里不对。

“傅某说的哪里不对?”

“这……”

东方未明被傅剑寒的逼问弄得有些慌神,傅剑寒眯眼笑着也没给他反应的机会,继续说道:“更何况,未明兄这么在乎他人的看法,处处迎合讨好他人,却不知别人是否像傅某这样同样在乎未明兄。”

他这话说得大胆,东方未明一脸赧然,已是别过脸去。

“未明兄。”傅剑寒就着姿势把人一把抱住,脸蹭着怀里少年的发顶,道:“未明兄的能力是天生的,怎能怪你?至于得罪人的问题,让他们放马过来,未明兄在乎,傅某可不在乎。”

东方未明似乎打定主意装死不说话,却是下意识往傅剑寒怀里埋了埋。傅剑寒弯眼一笑,露出半边小小的虎牙。他抱着东方未明顺势一倒,侧身一压,已是把少年按在身下。

东方未明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得瞪大了眼,他看着眼前的傅剑寒一愣,眼珠乱瞟,脸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

傅剑寒绕住东方未明一缕发凑到唇边,眯眼一笑,却是带着三分宠溺七分温柔。

“未明兄老是这样迎合别人,傅某会心疼的啊……”

他俯下身,凑到脸红的少年脸边轻轻落下一吻。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①

=完=

[1]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李白《秋风词》


后篇:今我来思

评论(32)
热度(72)
  1. 宣宣琼弦酌枫晚 转载了此文字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