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高楼谁与上》07

_(:з」∠)_这章感觉好崩……烦躁_(:з」∠)_虽然小傅被未明发现二周目不过嘛_(:з」∠)_嘿嘿嘿

第六章 醉醒

字数:3292

第七章 问我

亥时,夜深人静,只有桌上一点油火灯明。

昏暗的光线照不全屋内,东方未明骑在傅剑寒身上,一双手如铁箍牢牢扼在傅剑寒颈上,半掩在暗中的脸上平静犹如死水,一双眼波澜不兴,定定地观察这傅剑寒每一个表情。

他长发未扎,此时顺肩散下,一张青涩未去的脸上倒显出了点点不分男女的秀气。

傅剑寒半僵着身体——任由谁在自身脉门被拿捏住时都不会太过放松——仰头看着东方未明。傅剑寒的眼神出乎意料的清亮,其中有隐藏着点点未明的情绪。至于是什么,东方未明有些说不上来。

似是三分怀念、三分痛苦、三分恍惚、夹杂了一分迷茫。

东方未明一开始还以为看错了,傅剑寒,这个人这个名字又怎么可能会露出那种眼神看他。东方未明只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他脸上没表现出来,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一分。他看着傅剑寒半晌不吭声,两眼危险地眯成一条线,语气平静地开口。

“不回答是吗?”

回答?

傅剑寒只想苦笑,纵然他知道眼前的东方未明已非昔日会被江湖骗子骗倒的青涩少年,却终究还是错误估计了东方未明的洞察力和敏锐程度。

不过两次见面,甚至第一次见面时东方未明还处于昏迷中,那个聪颖的少年就从种种蛛丝马迹中起了疑心,直接挖了坑等着傅剑寒跳下去。

而他就这样傻傻的跳下去了。

傅剑寒眨了眨眼,放松了身体,对着东方未明露出一个浅笑。“我是傅剑寒。”

东方未明眉尾微扬,唇角紧抿成了一条线。“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

“……”

傅剑寒双眼一闭,长长舒了口气,像是要把多年来郁结于胸的闷气都吐出一样。他张了张口,“好吧,未明兄。”

傅剑寒的声音平稳轻和,东方未明却顿时脑子一炸,瞳孔骤然间收缩,就像只全身炸了毛的猫。他面色平静,但细看之下,能发现面部肌肉隐约的僵硬不自然。

傅剑寒抬手,握住东方未明的手腕。东方未明的体温偏凉,又在夜露中待了许久,至今都没暖回来。此时被傅剑寒温热的手指触到,东方未明手腕颤了一下,没有松开掐着傅剑寒脖子的手,由着他握住。

东方未明死死抿着嘴角,一双眼上下打量着傅剑寒,似乎要从他一点一丝的微妙表情中找出什么证据来推翻他心底成型的那个事实。东方未明张口,声音有些微的沙哑,他说道:

“……继续说。”

傅剑寒看着东方未明的表情,手上力道轻轻加重,他的喉结动了动,带起的动静摩挲着东方未明的掌心。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东方未明扣着傅剑寒的脖子,指尖传来皮肤下血管的脉动,他突然就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了,傅剑寒还活着这个事实。

活着……

东方未明有一秒的神思恍惚,随即被他自己扯回。他盯着傅剑寒,看着身下红衣少年好看的唇形变换着形状。

“上一世,在天都峰……”傅剑寒顿了顿,仔细观察着东方未明的表情,小心地开口道:“我被你杀死,这是我所有着的最后记忆。”

东方未明指尖猛地抽搐了一下,他两眼淡漠疏离,透着浓浓的不信任。东方未明依然没拿开手,他沉默了片刻,又问道:“你说我杀了你,那么……你是死于我哪一招下?”

问完,他死死地盯着傅剑寒的表情,不肯漏过对方一点神色变化。眼神、面具肌肉、唇角、眉头……只要找出一处不对,他就能狠下手掐死手里这个人。

可是傅剑寒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他眼神中透着一股奇异的神色,似悲哀,又似无奈。他握了握东方未明的手腕,低低说道:“……天若有情。”

东方未明脑子一炸,顿时空白一片,他表情茫然地看着傅剑寒,两眼无神,嘴唇微微颤动,欲说还休,掐着傅剑寒脖子的手被对方轻易地抓住,掰开。傅剑寒有些担心地看着他,叫了声:“……未明兄?”

有些没意识到双手被傅剑寒抓住,东方未明一动不动,他微微垂着脑袋,长发从耳后溜出一缕扫在脸上,更显得他脸色苍白。

“未明兄……!”

见到东方未明这幅模样,傅剑寒眉一皱,放大了音量叫了一声。东方未明一愣,抬起头看着他,那双眼笼上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内中真实。他对着傅剑寒扯了扯嘴角,用轻柔如对情人的声音说道:“所以……你想要做什么?想要对我做什么,还是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东方未明的语气半讥半讽,苍白的脸色尖细的下巴,突然露出一种傅剑寒从未见过的刻薄来。东方未明虽是自下向上地仰视傅剑寒,却生生露出了一种审视的意味,仿佛那双隐藏在迷雾后的眼睛已经看穿了一起。

傅剑寒反倒放下了心。他抓着东方未明的手把人向内一拽,顺势抱住了东方未明。东方未明靠在他肩上,也不说话,傅剑寒迟疑了一会,伸手摸了摸怀中少年的发顶。

这个动作仿佛刺激了东方未明的神经,他就像置身冰泉之中,一下子醒了过来。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亲昵的姿势,东方未明轻轻推开傅剑寒,脸上露出一如既往谦和有礼的淡淡笑容,眼神有些锐利的投在傅剑寒脸上。

“我的事情,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灵魂附体换了个壳子这种事,最好除了他自己谁都不知道的最好,这样对他而言,对“东方未明”而言,才是最安全的。

傅剑寒被他挣脱开也没表现出任何不耐,他摇了摇头,极为肯定地说道:“只有傅某知道。”傅剑寒顿了顿,看了眼东方未明的表情,继续道:“事实上,傅某也是不久之前才确定,未明兄就是……”

“除了你我二人,还有别的人继承了记忆在这里吗?”东方未明一口打断傅剑寒的话,不知为何,他特别不想听到傅剑寒提起上一世有关他的事情。

天都峰上,东方未明一招天若有情贯穿了傅剑寒的心脏,红色的血液混着红衣,简直看不出到底是谁染红谁。

剑圣传他的情意七剑,被用来杀死了剑圣多年来失散的后人,也算是天大的讽刺。

东方未明只记得,傅剑寒拄剑撑地,血像流不完一样从他指尖、袖口、剑上滴出。那是全场与他对战的最后一个人,东方未明记得很清楚。

他在那场血战后派人把尸体都运去了雪山深处。自此大雪封山,寒冰裹身,风霜葬魂,而他,再也用不出一式情意七剑。

傅剑寒眯起了眼,掩去了眼底一瞬闪烁的微光,他异常肯定地说道:“除了傅某与未明兄,只怕没有了。”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东方未明字字切切,目光凝如针聚。他虽自负一身技艺无人能比,但假设除傅剑寒之外,还有其他人有上一世记忆的话……

比如玄冥子、厉苍龙、江天雄……

那后果不堪设想。

傅剑寒看着东方未明一笑,露出左脸上的小小酒窝,目光有些悠远:“未明兄久避人烟,大概不清楚。像你我这样的人……”他握住东方未明的手,道:“这之间是会有一种特殊感应的。”

保留了全部的灵魂再生而来,那种异于常人的灵魂强度无形中会改变人周边的气场,这也算是傅剑寒第一眼认出东方未明的原因。

至于更深层的原因,傅剑寒没有告诉东方未明。

那是他隐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

东方未明深深吸了口气,眼珠上下一转,淡淡笑道:“我姑且信你一次。但,假使只有你我二人如此,那么降临此世的原因,你可知道?”

傅剑寒苦笑着摇头:“到底是什么原因,傅某实在不知。”

东方未明也不知信了几成,他单手一压傅剑寒肩膀,凑近对方脸侧,一双眸子泛着精光,亮得像眯起的猫儿眼。

“那么傅少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这个大魔头,反而与我虚与委蛇……傅少侠是想感化我这个魔头?还是想取得我的信任,日后再叛出,让我也尝尝被挚友背叛的痛苦?”

傅剑寒这回是真的愣住了,他看着东方未明近在咫尺的脸,那少年唇角含笑,却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摩他人,吐出诛心的字句。傅剑寒没由来地心口一滞。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让你变成这个样子。

东方未明啊。

“……!”

突然被抱了个满怀,东方未明有些懵,就听见少年闷闷地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不会再伤害你。”

傅剑寒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那一瞬间,一丝荒谬涌上东方未明心口,他抿抿嘴唇,一言不发。他推推傅剑寒,淡淡开口:“天色晚了,快睡吧。”说罢翻身向里,面向墙壁,不去看傅剑寒的表情。

傅剑寒安静地在东方未明身后躺下。过了一会,一条手臂搭来,半环着他覆在他手背上,自指隙缓缓摩挲,轻轻扣入。

这是一个半拥的姿势,东方未明虽未动作,心里却是一片杂乱无章。温热的体温贴在背后,像暖炉一般暖着他。东方未明强撑眼皮,终是架不住一日下来的困倦,沉沉坠入梦中。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烈火焚身,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连绵的大火。东方未明想要喊,却发现喉头如被扼制般,发不出半点声音。他的四肢如灌重铅,沉得抬不起来。

漫天火光中,他恍惚看见了火墙后伫立的一个人影。那人红衣长衫,披风拢肩,黑发半长系起,系额的白色带子映着火光飞舞。

那个人看着他,目光悠远而悲伤,像是在祭奠一个永不回去的人。


第八章 刀剑

评论(18)
热度(74)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