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高楼谁与上》02

小傅上线,告诉我怎样才能表现出傅傲天的狂拽帅苏!(哭嚎着摔!)

字数:3292

第一章 再临

第二章:还命

东都洛阳,素为天下交通枢纽,往来交通十分便利,莫说城门前车来人往,官道上往来行人络绎不绝,商旅、游人、书生,镖队等川流不断,人声鼎沸,却显一时繁盛。

东方未明刚出杜康村走上官道,就因鼎沸嘈杂的人声小幅度地皱了皱眉。谷月轩看他一眼,体贴地带他走了另一条偏近树林的小道。这道上不至于没人,比之官道却是安静了不少,更由于头顶伸展开得枝叶半掩着阳光,倒是一时幽静。

瞧着东方未明的脸色好了些许,谷月轩随口问道:“东方兄不喜欢人多?”

两人在林中走着,午前的阳光稍稍有些刺眼,穿过厚密的枝叶落在地上,光影斑驳陆离。东方未明抿了下唇,微微一笑道:“小弟确实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人多的地方不论纷争还是谈天,总是喧闹的。”他话中有话,暖褐眸子里清亮冷凝似天山化不开的冰潭。他看向谷月轩,笑里掺杂了丝无奈,“小弟素来喜欢清静,在人多的地方总觉得有些头疼,大概是神经过于敏感了。这回,还得多谢谷大哥的体贴。”

谷月轩轻笑:“不是什么大事,东方兄何必如此客气。”

东方未明眼珠微转,抬手拂了拂额发,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谷大哥这般体贴,下面该是有兄弟姐妹要照顾吧。”

没料到东方未明突然说起这,谷月轩在最初一秒错愕后便恢复了平静温润的样子。“谷某没有兄弟,只有下面一个师弟。”

“那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

迎着东方未明清亮的目光,谷月轩有点晃神,唇角无意中浮现一丝无奈。他那个师弟,性情张扬又不爱表露感情,很多时候他都分不清,荆棘看他到底是兄长还是陌生人。

东方未明同样神思一晃,耳边好像出现红发青年的声音,张扬如同他翘起飞扬的发尾:“师父和师兄哪都好,就是太啰嗦了。”一派别扭的话语,却透着难言的情重。

可是红发青年的眉眼面貌,他已经记不起来了……

胸口处仿佛压了千斤大石,不说压着他十分难受,心头却始终蒙了层灰,东方未明抬头深吸了口气,林中清新的空气让他胸前一畅。东方未明向前走了几步,转身对着谷月轩眯眼一笑,念叨起来:“小弟曾在书中看到‘……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比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呜呼待哉。’谷大哥师出逍遥谷,这逍遥二字,真是妙呢。”

听见东方未明无意间说出本门精髓,谷月轩神色一动,眼前少年清秀的脸上稚气未脱,眼神清亮如洗,侧头低眉垂眼的一抹轻笑缥缈似林中精魅。谷月轩刚想说话,却见东方未明脸色微妙地一变,他惊觉身体一僵,如毒蛇阴冷的杀意从身后蔓延开来,顺着四肢脊背盘桓而上。

耳旁风声乍起,时间好似凝固在这一刻,蓝色衣服红色发绳在眼角余光晃过仿佛撕裂风声,乍听一声闷哼,谷月轩适时回身接住身体一晃倒下的东方未明。少年咬牙皱眉,唇角溢出血色,胸口印着一个清晰的掌印,从衣领处露出的皮肤处能看见掌印上泛着明晃晃的青紫。

“东方兄!”

东方未明蹙眉,张口吐出一口血,侧头朝谷月轩笑了笑。少年眯眼含笑,苍白的脸上沾染着血色,透出一股别样的妖异,眼神轻飘飘地找不到落点。东方未明目不转睛盯着谷月轩,突然半咳着笑了出来:“……谷大哥,你救我一命,我还你一命又如何?”

谷月轩皱眉,扣住东方未明腕脉。感受到少年体内气息虚浮,谷月轩急点他心脉数处大穴,同时渡过内力帮他护住心脉。

一声阴恻恻的笑响在身后,谷月轩回头看去,果不其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玄冥子半身隐匿在阴影里,一身暗紫衬着诡谲的气息。中年男子面容阴鸷,诡然一笑,音色低沉令人不寒而栗:“本想着到了洛阳再好好筹划,没料到在路上就碰见了。我说师侄啊,这该是你气运不佳,还是师叔我的运气太好呢。”

“师叔……!”

“哼。”玄冥子一声冷哼,瞥向谷月轩扶着的东方未明,“若非这小子眼尖挡住下我一掌……”

话到一半,玄冥子皱眉止了话。先前他注意都在谷月轩身上,没有正眼看东方未明,适才这么一瞥,方才发现东方未明虽重伤不支,气息微弱,那双眼眸清亮如洗,透出异色的光彩。细细看去,那清浅眸子的背后,幽深冷凝如同死潭。被这样一双眼看着,玄冥子只觉得心头隐隐蒙上阴翳,抬手就是一记毒掌拍了上去。

谷月轩看得分明,玄冥子杀气乍起的瞬间他一把扣住东方未明把人拽开,回身一脚踢中玄冥子斜打来的另一手,借力送力退开数尺距离,把因颠簸气息已经开始颤抖的东方未明安置在树下靠着。

毒素在体内肆意蔓延,东方未明缩着身体,咬牙强忍着痛意,低头咳出口血,本是鲜红的血液已经变了色,散出一股淡淡的甜腻香气。“东方兄,你撑着点。”谷月轩颇为担心地替东方未明渡气,试图让他好受些。

见状,玄冥子大笑出声,多年来玩弄阴诡奇术,他就算大笑也掩不了已经融进骨子里的那份阴损:“师侄,你以为这样有用吗?那小子中了我‘摧魂腐心掌’,毒素已窜进他经脉中,令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小子,活不过两个时辰!”

一时间,天时地利人和,谷月轩可说哪一项都没占,落尽下风,他掌劲拳势四分守,六分攻,纵然能撑得一时,但东方未明绝对经不了这么拖下去。玄冥子早就看出谷月轩急着抢时间,他不紧不慢地躲着谷月轩的攻势,偶尔露出的掌心凝了一片青紫光华,看上去诡秘可怕。

东方未明把一切都看着眼里,他神经一阵阵抽着痛,全身脱力,勉强睁开眼睛。耳边风声远去,视野里一片模糊不清,只能看见大概的轮廓,饶是如此,他也能大概知道现在情况到底怎样。

他看见玄冥子步步为营,看见谷月轩孤掌难鸣,眼看就要败退。

真是糟糕啊......

这个身体......太弱了......

眼皮太过沉重,东方未明已经没有了睁眼的力气,他垂着眼,半倚半靠在树旁,气息轻浮,意识沉入混沌中。

是以他没有看见,林影间晃过的一道红影。

玄冥子一掌架开谷月轩一式“武松拳打虎”,右手凝出漆紫沉墨般的诡异光色,他正欲打向谷月轩,突然脑后剑风疾指,反手一格,借势退开。

倏忽间,剑光乍起。

浇酒拭剑起暗香,铁马金戈鞘中藏。

天与地,与风,与叶,与剑,融作一体。剑势岌岌然如霸王举戈横空出世,又飘飘然如剑仙醉酒飘忽快哉。

一时间,就算玄冥子也不敢直面其锋,他退后几步藏到暗中,本想看看来的是何方神圣,一看之下却是愕然。

来的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红衣短衫,头系额带,手里提着一把寻常铁剑,腰上扎着个酒壶。那少年相貌端正英挺,眉宇间自带三分潇洒笑意,他就这么持剑往谷月轩身前一拦,明明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郎,却仿佛隔绝了千山万壑,如同巴蜀上的锦城关口。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玄冥子脸色阴沉地看着红衣少年,就见那少年侧身一笑,左边脸颊上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对谷月轩道:“这位大哥没事吧?小弟已经通知了史捕头,他一会就到。”

这话明着是和谷月轩说的,实际上是在暗中警告玄冥子,玄冥子这种老谋深算的人精又怎会听不出来?而不管那小子是不是真的叫了史刚来,他这次势必拿不下谷月轩的命却已成事实。想到这里,玄冥子阴鸷的眼神扫向谷月轩与红衣少年,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好师侄,你的命就先放在你那里吧!”

玄冥子一走,谷月轩神经放松腿上一软险些跪倒,红衣少年赶忙扶了他一把。谷月轩对他一笑,谢道:“此次多亏少侠了......”

少年洒然笑道:“在下傅剑寒,少侠什么的实不敢当。”他眼珠一转,定定地投到靠在树边昏迷不醒的东方未明身上。“那位兄弟的伤......”

谷月轩神色一凛,刚要向东方未明那边走去就忍不住咳了两声,他虽没被玄冥子毒掌打中,却还是受了点毒掌扫过带起的掌风,已有些轻微中毒。

傅剑寒看了看谷月轩,走上前拉着东方未明双臂绕过脖颈,把人背起,道:“这位兄弟受伤不轻,兄台又有伤在身,就让傅某来带着他走吧。”

谷月轩感激一笑,眼中稍稍有些疑惑:“傅兄弟适才说史捕头要来......”

“哦,那个啊。”傅剑寒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那是傅某随口一说,想借史捕头的名头吓走那人,没料到真的成了呢。”

听见这答案,谷月轩倒也不奇怪,他了然地点头,看了看天色:“还有些时间,请傅兄弟跟我来吧。”说罢,便在前方带路,示意傅剑寒跟上。

傅剑寒背着东方未明跟在谷月轩身后,他稍微一侧头,就能看见东方未明的脸。那少年双目紧闭,脸色发白,昏迷中无意识地咬着下唇,呼吸几不可闻。

傅剑寒眸中隐隐一痛,勾着东方未明两腿的手紧了紧,脚步一步一稳。

他是那样小心翼翼,就好像背着他的整个世界。

第三章 遇梦

评论(30)
热度(63)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