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高楼谁与上》01

cp傅邪明,无其他cp,全友情向_(:з」∠)_

大约就是统一天下20多年后的东方皇帝开启了二周目,被同样二周目的小傅追(雾)的故事(弥天大雾)

文笔渣,如拍砖请轻拍_(:з」∠)_

第一章小傅还没上线_(:з」∠)_轻轻打个傅明tag好了(捂脸)

——

    第一章:再临

 

    东方未明睁开眼睛就觉得不对劲。

 

    他早年经历大小无数场战斗,神经早就锻炼地十分敏锐。

 

    东方未明翻身坐起,粗粗扫了眼屋子,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年轻的身体透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他看看掌心,转了转手腕,感受到体内内力空无不由得眉头一拧。

 

    这是他十四、五的身体。

    东方未明牵了下嘴角,左手摆了个天山六阳的架势往床榻上狠狠一拍,木质床板应景地“吱呀”一声。只是这幅没练过硬功的身体比他想的还要脆弱,那一掌拍得他手心通红,阵阵钝痛如同针刺。

    他有多少年没体会到痛了?

    东方未明闭了闭眼,轻手轻脚摸下床贴住窗沿,谨慎地打量着窗外。入眼的是一个小村,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孩童在村中打闹玩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东方未明虽不记得这是何处,但凭着这处酒香恍惚地想起一个地名。

    杜康村。

    只是他前一秒还在龙榻上浅眠,后一秒一睁眼不仅发现地方不对,连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少时模样。

    东方未明站在房间阴影地,盯着窗口泻入的天光。细微的灰尘颗粒在日光下显出形态,腾转飞旋构出朦胧的形状。东方未明看了一会,抬手揉了把脸,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温和笑容。

    尽管那双在阳光下略显透明的浅褐眼眸中,幽静如天山不化的寒潭极冰。 

 

    东方未明踏出房门,清晨日光尚好,照在人身上暖和得紧。东方未明辨了辨方位,正欲抬脚向东边走去,就听得村民的惊叫。

 

    村中顿时大乱,妇女抱着小孩匆忙躲进屋中;村人们纷纷放下手中活计,各自狂奔向自己的屋子,偶有人经过他身边时诧异地看他一眼。

 

    目睹村人惊慌的模样,东方未明努力从记忆深处挖出他这个年岁时发生的事。他登帝位已去了二十余载,少时经历的人事大多已记不太清。

 

    十四五岁,杜康村……

 

    有什么在脑中蠢蠢欲动,呼之欲出。

 

    乍然间少女的尖叫声响起,原本该是清越的音色如同受了惊的黄鹂,打断了东方未明的思绪。他细细辨了下声音的来源,身子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经过铁匠铺时顺手拿了把普通的铁剑,向村子西边走去。

 

    杜康村建在湖心小岛上,每日清水洗刷矿石带出的水质十分独特,又因村中长年酿酒,空气中的水汽都沾染着清淡的酒香。

 

    独特的地形导致的便是从西北村门出去,周遭林野一览无余。东方未明小心地利用房屋酒窖死角绕开村内的几名大汉,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刚一出门,就遥遥看见五个壮汉围成一圈,为首那人正朝着圈中说着什么。

 

    许是太过自负,为首大汉没注意到东方未明这边的动静,他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东方未明却听得一清二楚。

 

    “……只要挟持了你,就能令他们交出镖物,这对你那小相好而言也是好事,不必动武,就能解决。”

 

    听着仇霸的话,东方未明撇了撇嘴,仇霸这事虽做的不光彩,也算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他转身欲走,眼角余光无意中瞥见圈中少女飞扬的一角粉红衣物。

 

    脑中仿佛有什么轰然裂开,少女清越的声音模糊又熟悉,在耳侧不断回响。

 

    “不管东方大哥做了什么,阿丽都相信你。”

 

    遥看着少女清丽稚嫩的脸,东方未明嘴角轻轻抽搐,继而抿紧了下唇,勾出一道好看的弧线。他摸了摸手中铁剑,冰凉的触感刺激指尖,顺着神经窜入脑部。主意打定,东方未明握剑的手紧了紧,放轻脚步向那边移去。

 

    许是注意力都放在齐丽身上,仇霸等五人没太注意到东方未明的靠近,只有面朝这边的齐丽看见了他。齐丽面上晃过一丝惊讶,随即反应过来,慌张地捂住嘴。仇霸没有放过她一晃而过的惊异神色,警觉地转身,便听得身旁一人猝然发出一声短暂而急促的呜咽。惊怒之下看去,只见得那人身形一晃一倒,露出背后的蓝衣少年。那少年神色漠然,手中长剑的剑尖还滴着血。

 

    “臭小子,你算哪根葱,来管老子的闲事!给大爷报上名来!”

 

    仇霸惊怒交加,陕北十三雁在中原也算小有名声,纵然是恶名,那也说明了他们的本事。眼下无声无息地在一无名少年手下折了一人,仇霸只觉得脸上被火辣辣地抽了一记。

 

    东方未明理都没理他,嘴里似乎念叨了句“可惜”,竟是全然无视仇霸,自顾自地蹲下,嫌弃般地掀起半截尸体的衣角擦拭着剑尖的血迹。

 

    这种明目张胆地无视更是让仇霸心头火起,但观东方未明肆无忌惮的神色,反而让仇霸心里有些没底。

 

    擦掉血迹,东方未明起身,对着齐丽略一扬眉,微微一笑,视线又缓缓移到仇霸脸上。

 

    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东方未明来此的意图,仇霸哈哈一笑,道:“哈哈哈,我道是怎样,原来又是一个想要英雄救美的家伙!老子欣赏你的勇气,但是这种愚蠢的念头就让老子来给你彻底粉碎吧!”

   

 “喔~”东方未明故作惊讶地叫了一声,那姿态装得太过明显,他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无视仇霸铁青的面色,东方未明倒提长剑,语气轻描淡写一派从容。

 

    “做得到的话,随便你。”

 

    仇霸怒极反笑,拳头攥得咯咯作响。“好,你小子如此不知死活,大爷就成全你!给老子上!”说罢手一挥,余下的三名下属立刻冲上,围住东方未明。

 

    仇霸终究是托大,或者说他并不认为东方未明是多重要的角色,与这半路杀出的奇怪少年相比,首要做的就是抓住齐丽,胁迫长虹镖局!

 

    他算盘打得叮当响,却漏算了两件事。其一,他漏算了东方未明的能耐,纵然被这副未习过武的身体所累,东方未明的实战经验也超他们太多太多,只是一柄普通的长剑,信手拈来的点、劈、挑、刺,就让围攻的三人无法近身。其二,他没有料到一个人的到来。

 

    就在仇霸要抓住齐丽的一瞬间,一道刚猛拳劲如猛虎下山扑面而来。那拳劲刚中含柔,如虎啸山林之势,又似鲲鹏展翼凌云直上,铺天盖地封死了他所有退路。

 

   于此同时,看见来人的东方未明剑势一滞,围攻三人中的一人见有机可乘,乘机从他背后发起攻击。那人眼前马尾一晃,红色发绳在空中打了个旋,却觉心口一凉,不知从哪个角度刺出的刁钻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

 

    东方未明漠然地反手抽出长剑,瞥了眼剑尖上沾染的赤色,唇角轻轻抿住。

 

    是了,他怎么能忘。

 

    他怎么能忘记,十四五岁的这一年,他结识了一个人,彻底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

 

    鹏抟九万月光寒。

 

    逍遥拳不平。

 

    谷月轩。

 

    仇霸硬挨谷月轩一拳,喉头涌上的一大口血被硬生生压了下去。眼前青年的动作行云流水般好看,温和的长相不掩一身压面而来的威势。趁着仇霸被阻,齐丽缩着身子从他身边溜了过去。仇霸并非拦不住她,奈何他全身气机皆被谷月轩锁定,只要他一出手,那么气机牵引之下他恐怕会折在谷月轩手上。

 

    陕北十三雁中余下二人伸手欲擒齐丽,蓦地身旁明晃晃的剑光闪过,东方未明长剑一迫一荡逼开二人,上前一步拉住齐丽护在身后。

 

    如果说仇霸之前因伤吐血,那么此时就算没伤也会气到吐血。他死死瞪着谷月轩,声音难听得像是从牙缝中挤出。

 

    “谷月轩?逍遥谷大弟子也来趟这趟浑水?!”

 

    谷月轩身长玉立,神色不变,朗声道:“仇霸,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其他党羽已被我击溃,快束手就擒吧。”

 

    眼看事情向着不可挽回的地步发展,仇霸一咬牙,横身扑上,竟是拼着一切不要,妄图与谷月轩同归于尽。

 

    “笑话!老子还不知道认命这两字要怎么写!”

 

    那方谷月轩神色淡然,身形一晃已是避开,他足尖点地一跃,月白衣袂划出一道弧线。他形态悠然,但下脚力度似能崩山裂石。他右脚狠狠踹在仇霸胸口,力道之重把人硬生生踹晕了过去。

 

    眼看仇霸倒下,余下二人慌张欲逃。一人被追来的谷月轩踹中后心,当场昏厥;另一人背运,逃的方向正好与东方未明擦肩而过,被一剑贯穿肋下心脏。

 

    看着面不改色抽出剑尖的东方未明,谷月轩皱了皱眉,有些讶异于少年的辣手。他朝着东方未明走去,略一抱拳:“这位兄弟,此人罪不至死,何以……”

 

    “谷大侠说的是,只不过......”东方未明一口打断,拍了拍身后经他示意在之前就闭上眼睛的齐丽,让她前去村子里。齐丽看看东方未明,又看看谷月轩,点了点头向东方未明挥手道:“你可一定要过来啊,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看着齐丽走远,东方未明转头看向谷月轩。虽说之前比有些无礼地打断了话,谷月轩面上却未出现不愉之色,而是耐心地等着东方未明把齐丽先支走,等他开口。

 

    看着这样的谷月轩,东方未明心头淌过一道莫名的情绪,他抿抿下唇,开口道:“谷大侠不认同小弟的做法,小弟明白,只是小弟实在迫不得已。”他见谷月轩面上浮现出疑惑神色,继续说道:“小弟未曾习武,面对这些恶徒的咄咄逼人只好全力以赴,这种情况下不是他伤便是我亡;此外,陕北十三雁形迹跋扈,却并非是长虹镖局对手,如今仇霸不计代价挟持齐姑娘,若说他背后没人,小弟是不信的。”

 

   东方未明见谷月轩认同地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个轻淡的笑容:“既是如此,就更应该斩草除根。方才那人一旦脱出,只怕齐姑娘日后有更大的麻烦。当然,小弟不是怀疑谷大侠的能耐,只是亡命之徒情急之下不知会做出些什么来,小弟不得下出此杀手。这点,却是小弟考虑不周全,应当先护齐姑娘离远的。”

 

    东方未明说着,脸上应景地浮现出一丝懊恼。他那番话三分捧三分讽另有四分诡辩,说的好似确有其事,也不知谷月轩信了几分。

 

    谷月轩看着东方未明,歪着头好似在思索,东方未明毫不畏惧地直视他双眼。半晌,谷月轩轻轻一笑,唇角荡开一个温和有礼的笑容,对东方未明略一抱拳道:“如此,是谷某考虑不周,只是……”

 

    谷月轩环顾地上横陈的尸体,定定注视着东方未明,道:“只是罪有定所,无须徒造杀孽。”

 

    东方未明唇角一抿,张了张口,手掌一攥,似是想到什么,终是一言不发。

 

    远处的齐丽见这边似乎是谈完了,小跑过来。她身后还跟了一人,铁面刺青,身背铁棍,正是洛阳神捕史刚。

 

    解押仇霸及其党羽的过程十分顺利,史刚与谷月轩素有交情,相谈甚欢。虽然在处理那三具尸体时,史刚向提剑的东方未明这边看了几眼,但谷月轩言语中对东方未明有意维护,史刚倒也没怎么为难他。

 

    “那么史某就押送这几人回去官衙,几位就此别过。”

 

    史刚走后,齐丽转身面向二人,语气轻快地道谢:“这回真是多谢二位了。”她转向东方未明,少女明媚的笑容好似能驱散阴影,“我叫齐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对着这个单纯的少女,东方未明浅笑,拱手道:“在下东方未明,日出东方的东方,天光未明的未明。”

 

    齐丽俏皮一笑,看了看天色,对二人抱拳道:“我出来也有一会,该回去了,不然爹会担心的。”齐丽粉色的衣摆轻轻扬起,向二人挥手告别。

 

    “如果到洛阳来一定要来找我啊~”

 

    东方未明目睹齐丽离去,一双眸子细细眯起,唇角轻轻抿了下。他转身向谷月轩问道:“谷大侠接下来要去哪里?”

 

    谷月轩摇摇头,一笑,道:“大侠二字就免了,谷某与东方兄弟一见如故,不过虚长几岁,东方兄弟如果不嫌弃,叫谷某一声大哥便好。”

 

    东方未明看着谷月轩,青年背光而立,天光笼在他身后,如朝露月光,明亮而不灼伤人。他心中突然有些畅快,好像那些压在心头的阴翳负重都在这一刻消失了般。东方未明轻轻笑了起来,不是防备不是伪装,是一种久违的轻快。

 

    “那么谷大哥,小弟就却之不恭了。久闻洛阳正中塑有小虾米前辈的雕像,小弟正想去洛阳参观呢。”

 

    听得东方未明这般说,谷月轩微微一愣,复而笑道:“东方兄也要进城么?当真是巧,谷某这回下山,也是奉了师命去洛阳办事,不如我俩结伴而行,也好有个照应。”

 

    东方未明眨眨眼,笑道:“那就有劳谷大哥了,既是奉师命办事,那么事不宜迟,早些走吧。”

 

     此时正是辰时,天光已然亮起。踏上村口的木桥时,东方未明回头看了一眼杜康村,这个对他而言的初始之地,终是眸色一敛,转身离开,再未回头看一眼。

第二章 还命

评论(24)
热度(80)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