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弦酌枫晚

画船听雨眠02

论,自己被自己的坑给坑了是什么一种感受。(躺地不起)
有生之年的更新,想填坑了(托腮)
超链接等碰到电脑再弄。

第二章 人似月

杭州怡春院,算是当地一处名地。江南才郎大多恃才傲物,最是偏爱风流才子与温香软玉俏佳人之间的那一分韵味。东方未明与傅剑寒逗留杭州近有半载,虽与杭州城内大小门派有所交集,这处怡春院,却是一次都没去过。

都说杭州有三好:西湖的山水,唐寅的字画,以及怡春院的香儿姑娘。

傅东方二人并肩向怡春院走去,傅剑寒侧头问了声:“你准备见香儿姑娘么?”

东方未明略作沉吟,自从他二人摊牌以来,关于是否要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进行干涉有过不同的看法。前世东方未明称帝,天下事看的管的不能更多,在世为人以来,他虽留记忆行走世间,更多的还是局外人的冷漠。

这里毕竟不是他自己的世界。

东方未明不愿干涉此界事务,傅剑寒却不同。他所存之世暗潮涌动,武林岌然可危,此时再历一世,自是不会让世局变化如当日局面。

他曾这样说服东方未明,他们接了这个世界傅剑寒与东方未明的因,那么便要替他们偿还这份果。

此乃,因果。

“若真如你所说,香儿确实可以信任,但这其中风险未必不是没有。”

如向天王一派透露他的身世,必然能得到罗香二人信任,等于给他自己留了一步后棋。

但相应的,风险也很大。且不说东方未明现在的道路与天王一派未必是一途,就眼下天王情况不明,万一哪日要香儿他们在天王与他之间选一个,他这个故人之子的身份未必不会被暴露。

一旦天下人得知他是东方曦之子,接踵而来的必是举世追杀,只为了圣堂之钥的下落。

到时,他必为正邪两方难容。

是以信还是不信,这是一场豪赌。

东方未明玩味地看了一眼傅剑寒,道:“不过见还是要见的,我之行事,从来不怕什么风险,天下追杀这种事又不是没经历过。”

傅剑寒听着眸子一凝,握紧身边人掌心。因练毒功,东方未明的体温总是偏凉一些,他回握住傅剑寒,歪头笑得相当淡定。

“放心吧,我不信他们,但是信你。”

傅剑寒眯眼轻笑出来,眼底眸中满满尽是暖意。

“能得你这般信任,傅剑寒何其之幸。”

两人这般边说边走,一会也到了怡春院门口。说巧不巧的,打老远东方未明就看见一红一白两道身影往怡春院内走,他遥遥叫了声:“丹青哥,书生哥!”

那边两人闻声停步,向这边看来。果不其然便是忘忧七圣中的丹青与书生。

丹青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书生就活络多了,他纸扇一收上前笑嘻嘻地拍拍东方未明:“未明小弟,你怎么也跑到这个地方来,还把傅小弟也带来了。”

东方未明笑笑:“我只是在想,书生哥最是爱美人的了,若是到杭州必会到此处来,却不料是猜中了。至于剑寒兄……”他双眼像猫似的眯了眯,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压低了嗓音道:“我与剑寒兄的关系,书生哥不是早就猜到了。”

傅剑寒耳力何等的好,饶是东方未明刻意压低了声音,他也听的一清二楚,不由得露出无奈的笑。

东方未明行事何等的有魄力,他俩前脚刚摊牌完确认了关系,后脚他就被东方未明拉去无瑕子面前公开两人关系了。

仿佛东方未明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这件事上瞒着人。

不说无瑕子,就连傅剑寒自己都被吓得不轻。好在逍遥谷众人对他颇有好感,虽说一开始不太适应但也慢慢接受了两人的关系。

尤其荆棘的反应格外出人意料,他相当正经的找到傅剑寒,“友好”地表明东方未明是逍遥谷弟子,是他荆棘的师弟,如果被他发现傅剑寒欺负人的话,那可就刀剑无眼。

傅剑寒与荆棘也算认识有一段时间,当然知道荆棘不友好外壳之下对小师弟的关心,心下也甚是感慨。

他经历过明帝三十载孤独的岁月,此时由衷地替他感到高兴。

为这份羁绊。

那边厢书生听到东方未明的话,眼一眨扇一合指向傅剑寒,语气故带夸张:“哎呀呀,那你还敢把傅小哥带到这个地方来?难道未明小弟你有什么特殊嗜好不成。”

“噗。”傅剑寒没忍住笑了,东方未明横他一眼,笑眯眯地回了一句:“先不说我和剑寒兄,书生哥每次都与丹青哥形影不离,同进同出,倒也让人怀疑是不是……”

他话说的意犹未尽,引来了丹青一个白眼,书生倒是没所谓,被调笑也笑嘻嘻地玩着扇子:“都是为了艺术啊,艺术!”

东方未明保持着微笑,没继续接话。傅剑寒咳了声,开口圆场:“既然碰到面了,无论如何先进去内中吧,别在门口堵了别人道。”

他给了个台阶,东方未明顺着也就下了,他算算时间,接话道:“这个点的话,能碰见少临兄也说不定。”

“未明说的可是金风镖局少镖头,陆少临?”

丹青问了声,见他点头,与书生对视一眼。书生以扇击掌,笑道:“这便巧了,我们先进去吧。”

怡春院中花草繁盛,诸女三两成群,或舞、或歌、或把扇、或谈笑风生。见着他们进来,尤其是生面孔的傅剑寒与东方未明二人,笑语晏晏悄着指指点点。

书生一路走来一路咂舌,凑头到丹青那边时不时说点什么,傅剑寒第一次到这种场所,左右都有些不自在,唯有东方未明淡定无比地往前走,视群艳于无物。

进了院子,就看见一蓝纹白衣,梳着侧辫的少年一脸惋惜地从楼里出来。那人眉目生的俊朗,带着江南的写意山水,一双桃花眼自含三分笑,最是一派风流。

看见他,东方未明笑着招呼道:“少临兄果然在此。”

“嗯?”陆少临看见他们,爽朗笑着走近,道:“这不是傅兄弟和未明兄吗,你们怎会到怡春院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东方未明岔开话题,向他介绍丹青与书生:“这二位是忘忧谷七圣的丹青前辈与书生前辈,就是‘那本书’的作者,你明白的。”

陆少临两眼一亮,笑道:“原来是我辈中人,少临见过两位前辈。”

书生嘿嘿一笑,道:“前辈的称呼就省了,我和丹青本也不是特别在乎这些虚名的人,那册书的话……你若喜欢,我这还有一本,送了你便是。”

说着便从兜里掏出一册东西递了过去,陆少临眼睛发光地接过,拱手致谢:“既然如此,书生前……书生哥的美意,少临便收下了。”

傅剑寒站在东方未明身后,隐约看见那册书上一个“春”字,约摸猜到是什么东西,无奈笑着轻轻摇头。

他与东方未明在杭州这段时间,与任剑南、陆少临等人早已混熟,自是知道对方个性。

他小幅度地扯扯东方未明衣袖,东方未明头都没回立刻会意,调笑问道:“少临兄可是又去见香儿姑娘了?”

“说是见,却也没见上。”陆少临叹气,“未明兄也不是不知道,要见香儿姑娘,需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少临才学浅薄,粗有涉猎,却是不曾过关一次啊。”

“哦?这香儿姑娘的要求真高,常人如我与丹青这般专精一门便是难事,何况要求四门皆通。”书生有些吃惊,目光略带不怀好意地转到东方未明身上。“不过就我所知,江湖中倒真有这么个人。”

陆少临歪了歪头,叹笑道:“谁说不是呢,以未明兄的能力,想见香儿姑娘绝非难事,只不过名草有主,少临也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免得走镖时白白被马踢呀~”

东方未明眉一挑,正欲开口,就被傅剑寒抢了个先。

“未明如果真能见到香儿姑娘,傅某却是不会阻止的。”

他这话一说,另外三人都是一脸惊讶看着他,就连东方未明也侧头过来,像是想听听他的说辞。

傅剑寒微笑道:“香儿姑娘既设下这么高的门槛,必也是位风雅人物,我却是不必到担心。毕竟……”

他探到东方未明袖中,握住对方手,看着东方未明一字一句说得认真:“我也是极相信未明的。”

掌心的温度,回应着彼此之间的信任,东方未明眼波微动,就听见陆少临在一旁装模作样地咂舌:“啧啧啧,好了好了知道两位兄弟情比金坚,如比翼鸟连理枝啊~”

他摇头晃脑地调笑着,换来东方未明无奈地一瞪。东方未明收回手,向众人一耸肩,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去试试了。”

“未明兄且尽管去,若是连未明兄都不能通过,那我真是想不到还有谁能见上香儿姑娘一面了。”

东方未明对陆少临点点头,看了看傅剑寒,两人目光一接已是了然。

进了楼内,上至二楼,下层的所有喧闹都被隔绝开了般。一粉黄衣饰的女子见他上来,团扇掩面娇笑道:“小女子苏三,这位公子也是来见香儿姑娘的吗?”

东方未明目光一扫,小小屋内置有一张琴、一副画,一盘残棋。屋内布局他已了然在胸,抬眼看向苏三:“规矩我自知晓,却想请问姑娘,要如何进行这测试?”

苏三团扇一指屋中物件,道:“却也容易,公子只需弹奏一曲,解开这盘残局,补上画作中所缺部分并为此画题诗一首。等公子完成这些后,苏三会去请示姑娘,再由姑娘决定见或不见。”

这对别人来说或许不容易,但对东方未明来讲,委实太过简单,他没花多久便已完成,苏三对他行个万福,进屋去了。

东方未明一人坐在外间,手指轻轻点着座椅扶手,脑中思绪极快闪过。

不一会,苏三便出来了,她表情有些惊讶,脸上依旧挂着盈盈笑意,娇声道:“公子请入内,姑娘同意见公子了。”

东方未明有礼一笑,起身进了里间。

忽听一声弦起,帘幔帐后,一水绿衣饰的窈然身影落入眼帘。

坊间有美人似月,皓腕悬弦凝霜雪。

正是江南第一美人,凌香儿!

评论(4)
热度(17)
©琼弦酌枫晚 | Powered by LOFTER